别了,我的牛山,我心爱的灯塔

海事 / /

 2017年7月,福州航标处牛山灯塔班组长俞兆月离开灯塔,开始走向名为“退休”的新一段人生时光。

35年的守塔生涯早已经融为他人生的一部分,承载了种种艰辛或光荣的回忆。在回首告别的这一刻,多少情感和言语一下子涌上他的心头……

写在告别时

       从1982到2017年,跨了一个世纪,一共35年,相当于人的半辈子。时间如白驹过隙,35年前刚登上牛山岛那愣头青的模样仿佛还在昨天,如今即将退休,离开牛山灯塔,就像要跟一个老朋友告别,不忍将“再见”二字说出口,我只想在心里默默地对它说声:别了,我的牛山,我心爱的灯塔。

       35年了,岁月涤荡了青春,留下了皱纹,增添了白发,可历经沧桑的牛山灯塔就像一件艺术品,沉淀了更深的历史底蕴。如果说用一个词来形容与牛山灯塔的关系,我觉得最贴切的莫过于“老朋友”。


      说起第一次的见面可以说是“一见如故”,1982年,我从一名教师转岗,因缘际会之下,来到了牛山灯塔,成为一名守塔工。记得刚上岛那一天,天微微亮,清晨薄雾中的牛山灯塔充满了神秘感,让人神往。在岛下,远远地望见静静地矗立在岛上的牛山灯塔,显得格外庄严、神圣。

牛山灯塔

      慢慢地,又历经“互相磨合”、“相互了解”、“无话不谈”三个阶段。在“互相磨合”阶段,面对牛山岛上艰苦恶劣的环境时,也曾心生胆怯。


       刚上岛时,岛上没有电,只能点蜡烛或煤油灯;没有煤气,只能拔干杂草或捡一些树枝来生火烧饭,一年280天的大风、4、5次的台风给工作和生活带来极大的挑战,常常面临着“断炊”的风险和生命危险,这时,靠着同事们互相鼓劲打气,笑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在“苦中作乐”中硬挺过来。



       经过了“互相磨合”,就开始“相互了解”,在工作中,我找到了成就感和责任感。夏天,我们要像“蜘蛛侠”一样吊在半空中,进行灯塔的灯笼维护保养,一次保养下来,得脱掉一层皮,但是,当我看着灯塔在夜幕下闪耀,守护着过往的船只,便觉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随着在灯塔工作时间越来越久,对灯塔的感情越来越深,已经是“无话不谈”了,静谧的夜色下,灯塔的灯光亮起来,在夜幕下格外分明,犹如散落在人间的一颗星星,让人沉醉留恋。


       35年了,牛山灯塔一点一点地发生着变化,仿佛来不及好好感受,就要离开。岛上的一礁一石、一草一木,就像家里的物件一样熟悉,海浪的窃窃私语、海风的低吟浅唱,让岛上的寂寞孤寂变得没那么苦涩。


       如今,即将离开,请再允许我看一遍,再摸一摸“以岛为家守灯塔,以苦为荣作贡献”的醒目标语,35年的一切仿佛电影片段一般在脑海中播放着,不知何时还会再踏上这个岛屿,真想将牛山灯塔的所有存入记忆的胶片中,永不会遗忘。

       最后,我想对牛山灯塔说: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只想带走一抹你的风采……


35个岁月

涤荡了青春

留下了皱纹

增添了白发

照亮了他人

灯塔的火种不熄

航保人的传承不尽……



图文来源:福州航标处   陈雄  俞兆月

东海航海保障中心


航海保障服务一直在您身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