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航运】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背景

航运 / /


编者按:日前,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李光辉应邀到厦门作了主题为《我国自贸区发展现状及展望》的演讲,其代表官方解读我国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缘由、政策、商机。

世界经济格局出现重构

1999年,为防止类似亚洲金融风暴的重演,20国集团宣告成立。20国集团属于非正式论坛,旨在促进工业化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就国际经济、货币政策和金融体系的重要问题开展富有建设性和开放性的对话,为有关实质问题的讨论和协商奠定广泛基础,以促进世界经济的稳定和持续增长。

在20国集团成员中,包括了中国等在内的10个新兴发展中国家。2009年,为了抵御美国次贷危机与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其中的五国( 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和南非)开启了相互之间的合作,形成了举世瞩目的被誉为“金砖五国”的新兴发展中国家合作模式。

“金砖五国”具有很强的经济发展互补性,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中国是“世界制造中心”,俄罗斯是“世界加油站”,印度是“世界办公室”,巴西是“世界原料基地”,南非是“世界钻石天堂”。正因为这种互补性的存在,才使五国相互之间的合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并开拓了广阔的发展前景。

而以美国为首的等发达国家,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经济先后陷入困境,新兴经济体成为全球增长引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也出现趋好的迹象,原有的一超多强的经济格局正在发生变化。特别是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按现有的经济增长速度到202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将与美国相当。

国际经济规则出现重制的可能

近年来,随着世界新兴国家群体的崛起以及欧美国家债务危机的爆发,以美国和欧盟为首的发达国家启动并主导了一系列贸易和投资谈判,其中最主要的有2005 年启动美国2008 年加入并主导的跨太平洋经济战略伙伴关系谈判(TPP)、美国与欧盟2013 年启动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谈判(TTIP) 以及美国2012 年提出的双边投资协定范本(BIT),2014年APEC会议提出的亚太自由贸易区路线图等。

随着这些谈判的逐步深入和部分框架协议的达成,新的国际经济规则已初露端倪:

一是推行更高标准的贸易自由化。美国在跨太平洋经济战略伙伴关系规则中提出包括促进通过网络和电子设备来进行的商品和服务贸易,对关税、数字环境、电子交易授权、消费者保护、本地化要求等进行规范,以保证信息的自由流动。美国和欧盟在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谈判中希望双方的管制条款更加具有相容性,以避免不必要的贸易壁垒。

二是积极推进投资自由化。美国2012 年提出的双边投资协定范本中要求东道国政府允许外国投资者参与东道国的标准设定、降低业绩要求、增加透明度等; 要求东道国不因吸引外资而违背和降低其环境法和劳动法的标准等。

三是更加强调公平竞争和权益保护。在TPP谈判中,美国提出了国有企业的竞争中立原则,即政府支持的商业活动不能因其与政府的特殊关系而利用私营部门竞争者所不具有的竞争优势。此外,在上述几大谈判中,都强调了知识产权保护和劳工标准的问题。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制订一些高标准的保护条款,包括延长著作权的保护时间、加强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明确临时性侵权行为的法律责任等; 在劳动标准方面,强调推行严格的、可强制实施的劳动标准,还有竞争中立、政府采购等一系列2世纪新议题。

全球经济竞争重点领域出现新动向

长期以来,国际贸易一直以货物贸易为绝对主导。经济全球化引发了各国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的调整,国际贸易格局也相应发生着变化,服务贸易所占比重不断上升,并且呈现出加速增长和服务内容高科技化等特征。但就整体而言,国际服务贸易的发展规模还还偏小,目前在全球贸易总量中所占比重只有30% 左右,此外,由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服务业及国际服务贸易发展水平具有较大差距,加上服务市场的开放涉及到国家主权与安全、政治与文化差异等敏感问题,因此国际服务贸易领域的保护程度远远超过了国际货物贸易领域。

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之初,虽然在“乌拉圭回合”谈判中达成的《服务贸易总协定》对世界服务贸易的发展与自由化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但世界贸易组织本身的内部矛盾和分歧,导致这些作用受到了很大的影响。2012 年,美国与欧盟牵头启动了多边服务贸易协定谈判( TISA) ,进一步强调了服务贸易的自由化。在多边服务贸易协定中,谈判范围包括了金融、快递、传播、电信、电子商务、运输、观光、物联网、数码贸易、移动通信网络、互联网等所有服务业领域,并对国际海运、电信服务、电子商务、跨境数据转移、运输和快递等新兴领域建立了管制规则。在TPP 谈判中,美国希望建立全面的、高标准的服务贸易自由化,推动金融服务自由化及电信自由化,其中在电信方面,包括电子商务以及促进软件、影音光盘等数字产品销售的贸易自由化。

探索我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新路径和新模式

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也存在很多问题,有些问题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创新。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进一步的改革开放。

但改革开放又没有现成的经验和模式,需要先行先试,总结经验,在确保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通过在实验区实施更加开放政策和更加便捷的措施,可以积累在新形势下深入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的经验,不断探索和完善新的开放开发模式,全面提升开放型经济水平,构建开放型新体制,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从而以开放促发展、促改革、促创新的目标。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中国梦。

为谈判进行压力测试

主动在实验区内实施更加开放的政策措施,通过深化合作最大限度与其他国家寻找利益交汇点,可以展现在我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积极姿态,不断拓展外部发展空间和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促进共同发展。

正是在上述背景下,中国与2013年9月29日挂牌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2014年12月5日习总书记提出我们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要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构建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我们不能当旁观者、跟随者,而是要做参与者、引领者,善于通过自由贸易区建设增强我国国际竞争力,在国际规则制定中发出更多中国声音、注入更多中国元素,维护和拓展我国发展利益”。之后12月7日又批准了广东、福建、推进三个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设。

据了解,李光辉,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九次集体学习主讲者,长期从事区域经济一体化、沿边开放开发等专项研究。他曾在《人民日报》、《国际贸易》等报刊上发表论文一百余篇,参与、主持过《10+1自由贸易区可行性研究报告》、《商务发展规划》等国家级和省部级课题近百个,同时参与联合国开发署《中越跨境合作区可行性研究》等国际合作课题,撰写《中国科技兴贸战略与实践》等8部书,曾获商务部优秀青年等20多项奖项。

来源:《东南航运》吴广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