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4月新旧克强指数均回暖

航运 / /

【今日头条】

4月新旧克强指数均回暖

  据媒体获得的数据,旧克强指数重要变量——4月份工业用电量恢复到正常水平;新克强指数重要变量——新增就业人口也从3月份开始增加。

  而企业的先行指标——价格指标有了回暖迹象,大宗商品在4月份出现整体性的回暖,从石油化工、到农业商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主任陈昌盛在近期2015中国中小公路物流企业发展峰会会议上说:“(中国经济)有一些积极的因素在出现。比如说是大宗商品价格,随着美元的稳定,大宗商品深度回调告一段落,出现企稳迹象。”

  根据了解,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等部门,也监测到了近期企业采购原材料的量在明显增加,经济越趋活跃的信息。

  此前公布的数字显示,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在2015年1月为49.8%,此后在2、3月分别上升到49.9%,50.1%。3月开始回升到枯荣线的50%以上。

  进入4月,全国用电量,特别是工业用电量,以及城镇就业仍都好转;同时大宗商品价格指数回升,国际原油价格近期已经回升到每桶60美元左右正在向国内传导。

  一些专家认为,价格回升对企业是一个动力回升的信号,这可能意味着二季度经济会回暖。

  以就业为例,资料显示,1—3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320万人,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0万人左右,不过这主要是在1—2月发生的。事实上到了3月,就业状况已经发生逆转,城镇新增就业较去年同期增加了80万人,同时全国就业情况总体趋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经济运行监测系统负责人陈昌盛指出,跟踪了400多个村庄和就业市场发现,除了山西和东北局部地区外,总体上中国的就业形势比较好。

  国家统计局此前反映的调查失业率稳定在5.1%左右,没有出现相应的失业率波动大的问题。同时全国的经济增速尽管一季度只有7%,低于去年全年和一季度的7.4%,但是多个部委调查发现,全国没有出现大的就业问题。调查指出,各地目前招工难的情况有所缓解,一线工人的工资增速有所回落,未来就业需要继续观察,但是整体可控。另有部委人士也透露,从4月开始,全国用电情况开始好转,一季度负增长的情况出现了扭转。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调查也发现,近期制造业企业采购原材料数量有所增加,这反映出企业经营活动开始增加,下几个季度可能会继续推动经济平稳向好发展。此前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报告指出,3月生产经营活动恢复加快。3月份PMI指数回升到50.1%,主要受供给端生产活动回升所带动,同生产活动相关的指标普遍回升。生产指数再次恢复到52%以上,较上月上升0.7个百分点。

  3月企业采购活动趋于活跃,采购量指数、进口指数均有所上升。产成品库存指数回升明显,上升1.6个百分点,达到48.6%,显示前期库存已经明显消化,企业开始库存回补。据调查,3月多数企业正在积极安排生产活动,开启新的生产周期,谋划新年新开局。

  此前国家能源局数字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增速为0.8%,但是3月为-2.2%,其中工业用电量3月增速为-4.1%。而电力部门也监测到了4月用电好转的信号。

  中电联根据最新报告指出断,下一阶段用电会继续回升。一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0.8%,创2009年三季度以来的季度最低增速。但是后三季度,全国电力消费需求增速有望总体回升,预计全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长3%-5%,其中上半年增长2%左右,好于一季度。


【观点】

IMF认为巴西正在经历20多年来“最严重”衰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9日发布的北美和拉美地区经济报告指出,巴西正在经历20多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IMF预测,巴西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为负1%,而通货膨胀率将达到7.8%。

  报告说:“私人投资依然是重要的经济催化剂,但由于在对巴西石油公司的调查中发现很多不法行为,这些不确定因素让巴西的长期竞争力出现问题。”报告还指出,巴西的消费者信心也因高通胀、信贷困难和劳动力市场疲软等因素出现急剧下降。

  IMF认为,巴西更严苛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在短期内使需求减少,“但对于控制公共债务增长、重建宏观政策信任度来说却非常必要”。


【重要提示】

穆迪:中国影子银行规模达41万亿 但增长正放缓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表示,随着整体信贷回流至常规银行体系,近几个季度中国 (Aa3/ 稳定) 影子银行的增长速度几近与名义GDP增速趋同。上述趋势反映了监管机构持续采取 措施控制金融风险,通过支持银行贷款的宽松货币政策旨在抵消整体信贷增速下滑。

  根据穆迪的最新估测,2014年底中国影子银行资产达到人民币41万亿元,相当于GDP的65% ,高于2013年底的58%。但影子银行增长放缓明显,其在整体信贷流中占比下降即证明了这一点。

  穆迪亚太区首席信用总监 Michael Taylor表示:“信贷回流至受监管的银行体系可提高透明度,并降低金融风险,但也可能会对部分借款人造成压力,例如依赖影子银行的中小企业和小型房地产开发商。”

  穆迪也指出,由于监管趋紧及投资者对股市的兴趣上升,影子银行借贷的结构发生了变化 。穆迪高级副总裁、上述报告的另一作者Stephen Schwartz表示:“信托资产对资本市场投资占比提高,影响了更为传统的信托贷款,同时租赁公司的活动增长迅速。此外,虽然近期监管机构出台了控制股市两融业务增长的措施,但两融贷款余额继续增加。” 总体来看,中国的影子银行和常规银行体系之间的紧密联系产生金融风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