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天船舶:屋漏偏逢雷阵雨

航运 / /


  4月2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深交所)发布公告公开谴责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舜天船舶)。起因是舜天船舶2013年年初至今与明德重工合作建造20多个木片船项目,去年在明德重工屡次延期交船的情况下,舜天船舶仍持续超进度向明德重工支付预付款,截至去年11月30日,累计支付预付款28.1亿元,超进度支付款项11.9亿元。对此,深交所认为舜天船舶未完整披露在与明德重工合作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重大风险,同时,深交所还曝光舜天船舶违规对外提供财务资助,连续12个月累计对外提供财务资助资金额达2.35亿元,超过其2012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0%。对上述违规行为,深交所对舜天船舶5位主要负责人进行公开谴责,罚舜天船舶停牌一天。


  被*ST后厄运不断


  由于会计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2014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因此舜天船舶自4月30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舜天船舶”变更为“*ST舜船”。


  被*ST后,舜天船舶负面消息不绝。


  5月6日,受深交所发布谴责公告的影响,舜天船舶两大高管——总经理王军民、副总经理李玖选择辞职,他们与企业另一高管曹春华的3亿元存款或等值财产遭查封(冻结)。


  之后,舜天船舶的账户被查封,查封账户的银行分别有中国银行南京雨花支行,账户余额106万元;中国进出口银行江苏省分行,账户余额分别为2300万元和2492美元。


  6月10日舜天船舶发布公告,显示企业新增逾期融资款1159万元,舜天船舶及控股子公司共计逾期融资额为5.58亿元。


  相继爆出高管辞职、账户冻结以及巨额融资款问题后,舜天船舶的负面消息并未就此停歇,4天后新一波负面消息批量来袭。


  5月12日晚,舜天船舶发布公告称,去年3月27日与环球海事有限公司或其指定方签订4艘2350TEU型船的建造合同,由于航运市场持续低迷,买方至今仍未能解决融资问题。不得已,舜天船舶与买方于5月12日签署协议,同意取消合同,合同双方或其他方均不需承担任何损失赔偿责任。


  5月18日,泰国散货船东珍宝航运由于一季度报亏1002万美元,财政压力巨大,故决定拒收2艘由舜天船舶建造的超灵便型散货船。


  真可谓屋漏偏逢雷阵雨。


  母公司注资难解困境


  对于舜天船舶遭遇财产冻结、船东撤单和本身无法按期交船等系列问题,其母公司江苏舜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舜天集团)无法坐视不管。6月中旬,舜天集团向舜天船舶提出2亿元资金扶持的建议,以缓解其资金流压力,舜天船舶计划使用相关资金建立基金池,然后逐一偿还银行贷款以维持企业的信用等级。那么,舜天集团注资的2亿元能否化解舜天船舶燃眉之急?


  先看看舜天船舶目前的欠债情况。5月份,舜天船舶收到《信贷业务提前到期通知书》,因发生合同项下约定的违约事件,苏州银行向舜天船舶提供的8000万元借款全部提前到期,苏州银行要求舜天船舶尽快落实还款资金,偿还债务。5月14日,舜天船舶于去年11月14日向明德重工签发的1150万元商业承兑汇票到期。6月2日,舜天船舶新增逾期融资贷款113.45万元,该笔融资是舜天船舶今年向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银行)申请的一笔进口押汇业务,截至6月3日,舜天船舶及其控股子公司共计逾期融资额5.46亿元。6月10日,舜天船舶又新增一笔逾期融资款,该笔贷款是舜天船舶于去年12月10日向南京银行申请开立的票面为 2348 万元(融资敞口为 1174 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现该笔银行承兑汇票已到期。其中,已承兑融资敞口15万元;逾期金额为 1159万元。


  从上述提到的欠债数据看,舜天船舶需要5.58亿元的资金支持。 其一季报显示,归属于上市企业股东的净资产仅为1.57亿元,同比下降26.43%,即使母公司注入2亿元资金,依然无法根本化解舜天船舶庞大的债务危机。


  根据舜天船舶的定期报告,其资产负债率在3个月内攀升了20个百分点,由去年三季度的77.53%升至去年年底的97.72%。截至去年年底,有息负债规模合计68.15亿元,同比上升82.88%,其中短期债务达44亿元,偿付压力很大。截至今年一季度,舜天船舶资产负债率高达98.3%,逼近资不抵债边缘。





  或借明德预盈业绩“炒作”


  在舜天船舶一堆负面消息中,却藏着一条看似正能量的消息。根据消息,5月份在舜天船舶对明德重工的债权债务会议上,由江苏省国资委出面协调,第三方银行(建设银行)做担保,在顺铭审计公司的监督下,宣告舜天船舶因收购明德重工导致总体资产损失2.9亿元,但舜天船舶拥有明德重工90%的实际控股权,明德重工预计今年盈利12.98亿元,舜天船舶看似收购吃了大亏,但确实捡到一个长期的大便宜。但5月底,舜天船舶发布公告否认已完成对明德重工的收购。


  相关券商告诉记者:“这条消息基本是为拉升股价而进行的一场炒作,该消息5月23日传出,5月25日周一开盘时,舜天船舶股价抬高4.98%,尽管在“5.28股灾日”当天股价下行,跌幅达4.91%,但6月1日又开始强势反弹,连续一周平均涨幅在4%左右。虽然舜天船舶否认完成对明德重工的收购,但明德重工的预盈消息提振了舜天船舶的股价。”


  如此看来,舜天船舶似有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的准备,那么明德重工是否真的如传闻中的业绩上升趋势?记者观察明德重工近期动态,发现现状并不乐观。近期,舜天船舶对明德重工债权的担保之一明德重工董事长季风华所持南通综艺投资有限公司6.5%的股权遭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拍卖,即意味着明德重工关联股权遭强制拍卖。


  另一方面,明德重工因破产重整,导致船东对其生产能力产生质疑,进而面临撤单尴尬。根据舜天船舶6月9日发出的公告,一艘自卸式大湖船MD153的船东通过邮件向舜天船舶、明德重工和南通润德船务有限公司(润德船务)发送了合同取消通知。通知表明,由于舜天船舶及明德重工、润德船务作为共同卖方未能按合同约定期限交船,故船东根据合同条款取消合同,并立即生效,且船东保留其索赔权。该合同存在因无法履约而须向买方承担违约责任,即向买方退还预付款及相应利息的风险。另外,公告称与珍宝航运签订的10艘64000吨级散货船订单中的2艘船的合同交船期为5月31日,但截至目前尚未交付。目前,该2艘船尚处于延期交船的免罚款宽限期,如6月30日仍未交付,则将进入罚款期。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合作造船,主要包括木片船、海洋平台供应船、自卸/非自卸船、不锈钢化学品船、64000吨级散货船、驳船等32艘船舶建造项目。


  考虑到明德重工尚处于破产重整阶段,存在不能履行合同的风险。基于上述因素,舜天船舶可能面临两方面的风险:一是因无法履约而须向买方承担违约责任,即向买方退还预付款及相应利息;二是无法收回本合同项下预付给明德重工的全部款项。


  面对实际存在的风险,业内专家表示:“目前明德重工尚未完成破产重整,我很难理解怎么会有传闻表示今年它将实现盈利,我个人认为明德重工若能如传闻所言盈利,那么可以称之为奇迹了。”


  舜天船舶因收购明德重工而不堪重负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它能否再借明德重工咸鱼翻身?是目前看不到结果的谜。


本文转自《航运交易公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