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西霞口造船案

航运 / /

       文/王沐昕    编辑/陈丽君  

       

       依据西霞口船厂状告瓦锡兰芬兰、西特福、瓦锡兰上海的案例,笔者认为,该案中主要包括两个法律关系和两个争议事实。
  其中,买方西特福和卖方西霞口船厂之间的船舶建造合同纠纷,卖方瓦锡兰芬兰欺诈买方西霞口船厂的船用主机国际销售合同纠纷,是案件体现的两个法律关系。
  争议事实则包括,一是管辖权争议。管辖权一般在合同中均有明确约定,特别是该案涉及的巨额造船合同和船用主机的买卖合同,一般会有关于仲裁和管辖的约定。各国法律,包括中国法律,对合同中的约定管辖和仲裁一般持尊重态度。二是西特福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争议。

合同纠纷
  西特福和西霞口船厂之间的船舶建造合同纠纷,应当依据船舶建造合同的约定,认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依据案件,西霞口船厂未能按期交付船舶,且所建造的船舶使用了二手船用主机。这是西霞口船厂违约的两个重要事实,故西霞口船厂应当承担未能如期交付船舶的违约责任。
  尽管瓦锡兰上海工程师发邮件称,西特福是二手主机的始作俑者,但那是另一个船用主机的买卖合同的纠纷,与船舶建造合同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因为西特福必须假手瓦锡兰芬兰才能实现以次充好的欺诈目的。假定瓦锡兰芬兰不同意与西特福合谋,以次充好的目的是无法实现的。另一方面,仅凭一封电子邮件,不足以证明西特福实施了商业欺诈行为。从商业角度考虑,西特福也不会欺诈自己,因为二手主机要安装在自己的船上。
  基于上述事实,依据《合同法》第121条规定,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首先向合同相对人承担违约责任,然后再根据其与第三人之间的合同或侵权,向第三人主张合同权利或侵权责任。据此,西霞口船厂应首先向西特福赔偿未能按期交付船舶的损失,再从瓦锡兰芬兰的违约或侵权诉讼中获得补偿。
  西霞口船厂系通过中国电子进出口山东公司作为窗口,与瓦锡兰芬兰签订的国际贸易买卖合同,故西霞口船厂与中国电子进出口山东公司之间应有一份进口委托合同。该合同是中国电子进出口山东公司是否应当对二手主机承担质量责任的主要依据。因案件未介绍该委托合同的内容,只能视其为代理人。至于代理人是否应对西霞口船厂的损失承担责任,要根据《合同法》委托合同一章的规定处理,即代理人在签订进口合同和验收货物等方面是否存在过错。
  瓦锡兰芬兰将二手主机充当2008年新制造的主机卖给西霞口船厂,是因国际贸易合同引发的纠纷,按照《合同法》第122条规定,属于违约与侵权的竞合行为。故西霞口船厂只能根据国际贸易合同以瓦锡兰芬兰为被告,无论其选择违约或者侵权提起诉讼,均不应将国际买卖合同以外的西特福列为被告。劳氏船级社为二手主机出具新造与合格的证书,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故西霞口船厂应当将劳氏船级社追加为被告。

管辖权争议
  西霞口船厂与西特福签署船舶建造合同时,明确约定“任何本合同项下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争议,合同当事方可以申请于英国进行仲裁……仲裁应在伦敦进行”,这导致涉案各方当事人在合同约定的管辖条款上争论不休。
  西霞口船厂以商业欺诈为由提起诉讼,依据《合同法》第54条的规定,可认定因一方欺诈导致涉案国际买卖合同可撤销或者无效。但依据《合同法》第57条的规定,合同无效或被撤销,不影响合同中独立存在的有关解决争议方法的效力,故法院应当尊重合同关于仲裁和管辖的约定。
  山东省高院终审裁定:西霞口船厂以商业欺诈为由,提起与三被告的侵权责任纠纷,应该由侵权行为发生地的海事法院管辖,驳回西特福、瓦锡兰芬兰、瓦锡兰上海的管辖权异议。西霞口船厂是以侵权法律关系起诉瓦锡兰芬兰和西特福,但这种侵权责任是一种与违约竞合的侵权行为,不是一种独立的纯侵权之债。故在诉讼管辖上有两种观点:
  第一,按照《合同法》违约与侵权竞合理论,如果原告只是要求被告按照侵权责任承担民事责任,而非按照违约承担违约责任。这种承担侵权民事责任的法律诉讼请求并不改变合同的其他条款,包括仲裁和管辖条款,因为这种侵权行为也是与“合同相关的争议”。第二,凡违约与侵权责任竞合的,诉讼管辖中,债权人可以依合同选择管辖法院,也可以依侵权行为选择管辖法院。
  根据最高法院的裁定,中国海事司法遵循了上述第二种观点。这种司法理念只有学理解释,没有法律根据,有待学术界和司法界进一步讨论。  
  此外,笔者认为,本案系国际贸易合同纠纷,不应由海事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法院受理案件范围的若干规定》第2条14项规定:船舶的建造、买卖、修理、改建和拆解合同纠纷案件由海事法院管辖。但本案所涉及之标的物并非第14项规定的“船舶”,而是船舶的部件——船用发动机,属于一般商品的范畴,争议的合同也属国际贸易合同,其主体、客体和内容均与造船合同不同,故本案即使在中国法院诉讼,因其涉外性,也应当由地方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关于西特福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笔者分析,如果西霞口船厂提起侵权之诉,法院也认定本案系违约与侵权竞合法律关系,就不应将船舶建造合同相对人西特福列为被告,亦不应判决其承担连带责任。因为西霞口船厂与西特福之间系船舶建造合同法律关系,与本案的国际买卖合同无关。如果西霞口船厂能够提供工程师发来的电子邮件以外的,且更进一步的证据证明西特福参与了瓦锡兰芬兰以销售二手主机实施欺诈行为的证据,将西特福列为第三人承担连带责任,则无可非议。  
  最后,笔者建议,援用“中国标准造船合同”是避免此类纠纷的重要途径。虽然本案涉及的船用发动机买卖合同不是船舶建造合同,但在管辖、仲裁和法律适用等条款方面,应当尽最大可能引用“中国标准造船合同”中的相关条款,那么本案就容易解决得多。(完)

      (作者为北京灏礼默律师事务所一级律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