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故事:海上那群男子汉–海难,那在我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5)

航运 / /

现实是无情的,就在我的眼前,一位位船员脸从冻的发青到发白,渐渐的手脚不动了,不管我们怎么呼喊,他们一个个眼睛开始散光,张开的嘴再也回答不了我们的呼喊,嘴唇嚅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也许他们想留一点最后的话,也许他们也想拼出最后的体力追求生存,但没有话语,没有体力,终于他们的身躯浮上水面,仰面向天,睁着的双眼合拢不上,无光得对着苍天。有的眼中在最后的一刻还流出了两行泪水,那是生命的最后一滴水,最后的一瓣花。

他们的遗体在我身边漂浮,没有生命的寒气比海水更冷酷的刺激着我的心,我仰面苍天,那蓝天上一朵朵的白云在缓缓的浮动,我多么想天上降下一朵云托住我,托我浮出这既将夺去我年青生命的深渊,托我回到欢乐的陆地上,回到我的家,回到母亲的身边,回到热火朝天的校园,那里有爱,有活力,有火热的生活。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渐渐的支持不住了,手脚开始不听使唤,拼命仰面吸气却呼吸越来越短促,双眼金星乱,我知道这是失去知觉的开始,想抗衡但越来越无力。难道这就是我22岁生命的终结之地?这就是我作为一个海员生涯的结束之时?这就是我刻苦学习得到的结局?不!我从内心里叫着!绝不!我要用生命的火焰烧热冰冷的海水,我要用我坚强的意志与死神抗争!

天不绝我!我们听到了渔船的声音,我们努力转动着麻木的头颅向渔船的方向望去,一对机帆船一前一后正在向我们驶来。驶近了我看到船头的船名:长海6245号。是辽宁长海县的渔民大哥救我们来了。

事后才知道,他们一对拖网渔船6245,6246号当时正在我们南面10海里(1海里等于1。852公里)的海面拖网捕鱼。听到爆炸声,看到了我船的黑烟。主船长王永欽当即下令:“有大船出事了。砍断鱼网!本船转向,付船跟上!全速!救人。”

价值几万元的网丢弃了,他们开足渔船的最高速:10海里/小时,不顾一切的向我们驶来。王船长知道几小时前的气象予报说马上就有七八级的偏北风经过此海区,他本想赶在风前打点风头鱼,但这会变成了赶在风前救人!

多亏了这些渔民大哥。他们赶到后先冒旋涡区的危险开到还剩几平米露在水面的大船艉把三个没跳水的船员救起,又调头把我们拉上他们的船。拿出一切船上能保暖的东西给我们裹上,被子,毯子不够了他们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我们,而自己裸露的身躯却在寒风中冻得发紫,为了驱寒,渔民大哥们大口大口的灌下白酒,一次次的跳入水中救人捞遗体。

我被渔民大哥拉上船时已淹淹一息,躺在甲板上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渔民大哥们救人。

这时,一个我们在船上叫他“黑皮”的船员被渔民们拉上了船,渔民大哥人少又要捞水面上的活人还要捞已去了的船员遗体,实再就忙不过来,就叫“黑皮”自己爬到舱里去,“黑皮”挣扎着站了起来,可他接着仰面栽倒再也没有活过来。

我休息了一会感到还有力气,就爬起来帮着干点能帮上手的事,小张和小赵抱着快没气的船员嘴对嘴的进行人工呼吸,他们联做了四个人,有一个当时就缓过来了。

石岛赶来的海军舰艇也到了,大家在海面上一遍遍的搜索着生者和遗体,俩个小时过去了。海面上活着的人都上了渔船。飘在海面上的遇难者遗体也捞上船了。一点人数。我们本应有49人。可上船的只有29个活的。11具遗体。我早已发现:小缪没在我们中间。联想到驾驶台上的人一个不见,我知道他是回不来了。

“大庆53”早已沉入海底,海面上除了飘浮着片片油绩,再也找不到其它东西。

回到学院,组织上给我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表彰大会,

半年后,其他的五个同学都上了远洋船,我在冷水中冻坏了眼,视力不行分到了机关,到职后组织上先派我到海运局调度室实习。一天下班后我刚出局大门一个人拦住了我,

“还认识我么?“他问

“怎么不认识?你不是大庆53的二厨么。“我喜出望外。

“走,我等了你两天了,到我家喝酒去“他不由我分说拉起我就走。

到了他的家,他太太已做了一大桌子菜,喝了几杯,他忽然问我

“还记得当时么?我没给你那件救生衣?“他有点内疚的对我说。

“你后来不是看我没有救生衣抱了一根木头给我,要没那木头我说不定也完了“我想起来了。

“是呀,你转身一走我就后悔了,那时一件救生衣就是一个人活的希望呀!虽然后来下水后我找了根木头给你,但在我坚持不住时是你又把我推上了救生筏,如果我还泡在水里,等不到渔船来我也说不定过不来了。“

“这就是说我们互相帮衬都创过了生死关“

我们俩开怀大笑。

“你说你们那帮学生怎么当时就不知道怕,一个个的做的那么好?“他思索着问我。

“我想是在学校训练的好,知道怎么办,艺高人胆大。又有精神支持着。再有么,我想是我们年青气盛,光棍一条,没那么多思前想后,和你们不一样,有老婆孩子,上了岁数,体质也不行了。“

“有道理!“他同意的说。

“对了,事故原因查清了么?“我问他。

“查清了,是机舱违章烧电焊,火星顺着管道跑到前部引发了爆炸,要是我们当时满载原油还不致于爆炸,可空载舱里充满油气,那就是一颗大炸弹,一爆就是半条船没了。还活着的有关的责任人都被判了缓刑。可那些没了弟兄们哪?“

是呀!违章操做,两次爆炸,船长,电报员,小缪八人连遗体都没找回来。救生设备的管理混乱,是不是夺取其他那十二条人命的原因?如果他们有救生衣,如果救生艇能用上,救生筏能正面向上,有人出面组织有序救生,他们就不会冻死,就可能可以生还?

不错,船上活着的有关责任人员都被判了刑。法律的判决也许是对事故结果的最好交代。而小缪,却是即不明原因也看不到结果地带着他的梦去了。临走时,他是否有投入母亲怀抱的感觉?

我脑海中便常常交叠出这样一副画面:天地一片澄明中,一张涂满阳光的青春的脸宠,单纯兴奋的眸子里映着大海的身影......


2条回应:“连载故事:海上那群男子汉–海难,那在我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5)”

  1. 李骏说道:

    你是谁啊!这么担高自己,大庆与53活的人很多,就你会说。记住人在做天在看。到了调度室就是人了!你算什么玩意。

  2. 李骏说道:

    油运公司老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