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海事故事】何子春:做一个有温度的班长

海事 / /


讲好海事故事

也许,您眼中的海事人,是大檐帽下的严肃庄重,是排查隐患时的不讲情面……在这里,“海南海事”政务微信开设的“讲好海事故事”专栏,将为大家带来一个个不一样的海南海事人物和团队,让我们一起近距离感受他们可亲可感、可爱可敬的一面!

我们将陆续为您呈现海南海事的一段段平凡而精彩的故事,敬请大家持续关注!

本期推介:何子春:做一个有温度的班长


                                                                                                                                                                                                           他今年54岁了,已是知天命之年,可还是满身的干劲儿。

从22岁加入港监船队当船员,到如今担任清澜海事局局长职务,算起来,何子春在海事系统里已经工作了三十年。

“虽然我生在海边长在海边,但说实话,当初我对海事了解不多,也没想过会干这一行。”曾怀着文学梦的何子春,已经和海事打了近半辈子交道。当初一身制服穿在了身上,后来也就再没舍得脱下来。

这身制服跟着他把海南岛转了一圈,从北到西、再从西到东,几十年间他的工作轨迹在海南海事局和几个分支局之间不断地移动。

2013年,他从海南海事局机关调往清澜海事局,继续自己的海事事业。与海南海事局其他五个分支机构不同,清澜海事局仅29名在编人员,却实际管辖着海南岛整个东部海域的海岸线,以及多道山渡和水库等交通不便的山岭地区,承担西沙的后勤补给基地、文昌航天发射中心的火箭运输、博鳌亚洲论坛的水上交通安保工作以及辖区海上搜救等多项职能。

人少事多,点多线长,成为横亘在清澜海事局面前的一个难题。不知是和大海打交道时间久了,还是与生俱来的秉性,何子春做起事来与海上的波涛有几分相似——越是困难挡道,越是腾涌,向前,充满力量。

“也许清澜局不是一个业务能力最强、各项指标最突出的局,但一定要争做一个敢于碰硬、能够担当的局”。何局长常提起他信奉的一句话是:把工作当作事业,把单位当作家,把职工当作亲人一样对待,就能拧成一股绳,形成一股劲。

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得真刀真枪的实干,面对捉襟见肘的队伍,面对核编转制后锐减的待遇,面对简陋恶劣的办公、生活环境,职工的归属感从何而来?

这些都是摆在这个大班长面前的一堆棘手问题……

清澜海事局办公室主任华武记得,2013年,为了让大家尽快搬出漏风漏雨、常常停水停电的旧办公楼,“何局和计划基建部门的同志不知道找了多少个单位,找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跑了多少里程”。从规划到国土,再到住建和房管……每一个部门每一道手续背后都有数不清的辗转周折,他就这么全程跟着跑,盯着做,直到新办公楼落成。

“刚来时看到租来的办公室、人才队伍等问题,心里不好受,就想着怎么改变?靠什么改?”如今在新办公楼新办公室里,何子春还是能想起自己三年前的焦虑心情。他说,来到清澜局,更多的是思考。

办公环境的“硬件设施”改善了,人才队伍的“软件实力”也要提高。于是他想了对策:把人送出去交流学习、设置一岗多责给年轻人创造更多的锻炼机会、以传帮带的方式手把手地教……

“何局心细,又没距离感,在局里就像我们的兄长一样。”清澜海事局办公室副主任王麒霖说,他在工作上信任大家,在生活上会关心每一个人。

“我大学学的是财务,初来到局里被分到政务中心的岗位,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当时觉得压力特别大。”清澜海事局财务处的丁然说,何局当时就分享自己的工作经历,帮她树立信心,鼓励她充实自己,“他不像领导,倒像一位长辈,像一位父亲”。

船舶监督处的王盈文也有同感。今年7月,王盈文从洋浦海事局调到清澜海事局,第一天就被安排到了指挥中心值班室值班,当时他就慌了神,生怕出错。为了消除王盈文的不适感,何子春就待在值班室,陪着他一起值班,告诉他清澜港航道的水深、宽度、航标、存在的浅点等基本情况以及值班需要注意的事项,这一陪就是一整夜。

在年轻人心里,何子春就是一位“大家长”。作为清澜海事的当家人,每当有职工的父母来看望子女,他总会像接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请他们吃饭、拉家常,介绍清澜海事的情况、孩子们的表现,请他们放心把孩子放在清澜。让到来的家长和每一位年轻人都感到家的温暖。

他不止心细,而且还能“一心多用”,来清澜海事局三年多,局里的业务工作、发展计划、培训学习和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等所有大大小小事儿他都记挂在心上,一件件地去做。日常,这个50多岁男人的计划表里却被一些最细微的问题所填满,比如起草规章文件、添置健身器材、种植花草树木、局里年轻人的烦恼,甚至是食堂里餐桌上供应的佐料种类,他都会操心。

做这些事,就像一直以来他写文章的爱好一样,充满生活诗意,更重要的是要脚踏实地,他相信习惯是可以养成的。问这样会不会觉得累,他脸上挂着笑容说,“如果自己不把局里当家,别人也不会这里当成家”。

三年也好,三十年也罢,岁月带着当初那个浑身是理想和冲劲儿的青年出了海,见了风和浪,顺便在他的圆寸头上留下数根白发,再往他脸颊上悄悄划出几道皱纹……当初的那个青年不再年轻了,但他身上的激情从没变过,因为他一直觉得“心里有激情的话,走路都会有声音”,遇到了难题才会去思考、去学习、去想办法解决。


一条回应:“【讲好海事故事】何子春:做一个有温度的班长”

  1. 匿名说道:

    吹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