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跃居全球第四位 增速居全球十大集装箱港首位

海事 / /

今年1至5月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首次超过香港,居全球第四位,增速居全球十大集装箱港首位。成绩取得殊为不易,尤其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际贸易增速放缓,港口运营商、班轮运营商间竞争加剧的不利条件下。

  也应看到,随着现代港口正向第四代港(港口联盟+数字物流港)、五代港(物联网港)升级,港口竞争重点已从吞吐量大小转为航运增值服务能力、区域发展带动能力、国际影响力强弱。如何在港口代际变革、转型与跨越中脱颖而出,是尚为第三代港(综合物流中心)的宁波-舟山港亟待研究、思考的战略问题。

  目前,上海、天津、厦门、深圳、广州等国内大港,均有自贸试验区所带来的航运、投资、贸易、口岸管理便利化东风所乘,且所依托城市均有明确的国家战略定位支持,在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一带一路”三大国家区域战略中均有清晰角色扮演,而在第四代港升级竞争中占有优势位置。同时,釜山港正以釜山-镇海经济自由区建设为契机,升级港口物流供应链服务能力;香港、新加坡本就是国际领先的自由港,国际航运中心地位较为突出。


实施好三大战略,推进宁波-舟山港代际升级


  在如此大背景下,宁波-舟山港要想“出人头地”,还需从战略高度树立起第四代港发展理念,坚持以服务并受惠于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舟山群岛新区两大国家战略举措为主导向,主动参与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实施,主动推进与省内各港、长江经济带和沿海重要港口,及世界重要港口间的战略同盟,以在更大范围内建设航运物流供应链,更大力度上整合高能级开放合作平台,更高水平上构筑港口物流经济圈。

  为此,近期宁波-舟山港代际升级重点,除加快梅山港区6-10#泊位建设以打造新一代集装箱枢纽港,加快鼠浪湖铁矿石中转储运基地等建设以打造大宗商品江海联运主平台,加快小洋山北侧集装箱泊位群规划以打造江海联合集装箱主港区,加快金甬铁路与宁波集装箱物流中心建设以打造海铁联运试验区,以增强宁波-舟山港国家战略使命担当硬实力外,还需把关注重点转移到各类物流资源无缝对接与高端航运要素有效聚集,及所需数字物流港建设上来。



  重中之重为实施好三大战略:

一是数字物流港(Digital–Port)战略,以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升级、国际海事服务中心创建为主抓手,加快多式联运数据管理中心建设与服务全国化、全球化推广步伐,力争率先建成数字化水平高、服务功能强的数字物流港;

二是港航物流供应链健全战略,以宁波第四方物流平台、梅山保税港区、宁波保税区、舟山港综保区协同建设为主抓手,加强国内外优秀港口运营商、班轮运营商、物流服务商汇集,力争港航物流供应链生态全国最优、国际一流;

三是航运服务现代化战略,以宁波航运交易所升级为主抓手,坚持与上海、伦敦、新加坡等航交所深度合作、优势互补,大力提升航运价格指数、集装箱仓位交易、航运金融、航运保险、航运人才、船舶交易与登记等服务现代化水平,不断增强全国、国际影响力。


  同时,加强前瞻性战略研究与布局,推进宁波-舟山第五代港,即物联网港(IOT-Port)建设。物联网港本质是基于物联网平台的信息化智能港,是信息经济时代港口升级主方向。要以宁波海铁联运物联网、船联网建设试点为切入点,加快探索建构基于海铁联运物联网、船联网、海公联运物联网等港口物联网体系的宁波-舟山港云计算数据中心,以使港口装备、船货信息以及港口物流、航运服务的各种资源和各参与方更广泛的互联互通,更快速的感知,更敏捷的智能,来更高水平地健全宁波-舟山港航物流供应链、航运服务产业群。

  在此基础上,宁波-舟山港将可更主动地参与港口物联网标准制定与推广,并率先倡导建设虚拟无水港、联营合作子母港网络,率先建构基于物联网港平台的新型港航联盟与港际联盟,率先培育形成高智能化的航运服务生态体系。唯如此,宁波-舟山港才能在激烈竞合中实现升级换代、脱颖而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