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你还做海员吗?

船员 / /

请输入标题     bcdef

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三副突然问了二副一个问题:“如果有来生,你还做海员吗?”原本热闹的餐厅顿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年轻的二副,“呃…这个,呃…,呵呵。”,二副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这顿饭大家都吃得很饱,但好像每个人都在思考着三副的那个问题,始终都很安静,包括我在内。

回到房间,泡上了一杯茶,我坐在沙发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是啊,如果真的有来生,我还会选择海员这个职业吗?

请输入标题     abcde

       记得刚刚大学毕业告别青葱的岁月,第一次来到船上认知实习。那条船是跑钟摆航线,要跨过太平洋和印度洋。6月份在印度洋里,烈日当头,甲板上温度近40度,钢板热的发烫,船舶横摇近30度,感觉自己像是热锅里被翻炒的鸡蛋,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害怕,甚至有些绝望。7月份太平洋里,拨钟,时差颠倒和国内相差了8个小时,一连几天都睡不着觉,没有食欲,精疲力竭。这样持续着一直到实习结束才逐渐适应,等公休回到家时,又黑又瘦,家人几乎都认不出来我。

又过了几年,我做船舶三副。因为班期调整船舶在宁波锚地卸空抛锚,当时国内正有一个台风从台湾海峡附近北上,船舶单边摇摆35度,摇摆的频率又快,仿佛一个不倒翁。记得很清楚,我在驾驶台值班,双手死死把住操纵台边上的扶手,看着海浪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望着海图室里的一片狼藉,胃里面翻江倒海,我感觉世界末日仿佛要来临。

2013年,我今生最大的收获,就是我的女儿,她像个下界天使来到了我的身边。从那时起,在船上的每一天,每一刻,我都是在无尽的思念中度过。远洋船上的船员,最奢望、最惊喜的,就是看着手机显示屏上面的“无服务”突然变成“中国移动”,我想第一时间听到女儿的咿呀学语,听到她的哭声,笑声。曾经有那么无数个瞬间的冲动,真想一辈子陪在女儿的身边,给她冲奶粉,换尿布,陪着她长大,带她去公园玩滑梯,吃冰淇淋,看动画片,哪都不去。现在,女儿已经上幼儿园中班,我却都没有机会给她开过一次家长会。就连和她,也没有过上一个结婚纪念日。

海员这一职业性质特殊,属于高危高风险行业。经常要遭受台风,暴雨,海啸等自然因素影响。尤其远洋船员,还要忍耐长时间的枯燥与孤独,工作生活都在船上,无法兼顾家庭,有时一次工作要半年甚至更长,很多年轻船员都

因为行业的特殊性,没有找到自己的生活伴侣,还要遭受航病、职业病等一些疾病的困扰。海员,对于自己和家庭,都亏欠了太多。

我问自己,为什么我还在从事海员这个职业?

我享受那种凭临甲板,任海风拂面的美妙意境。那是一种天高海阔,迎送日月,与星辰为伴,近可手摘的感觉。当我站在船头,迎着海风,呼吸着略带咸湿的空气,望着广阔无垠的大海,水天线相接的地方,心中则会不由产生“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豪迈之情。

我享受那种与船员兄弟同舟共济,风雨兼程的点点滴滴。我可以用翔实的文字,和我的相机记录下他们工作、生活中的美妙瞬间,和每当完成一次运输任务,抑或无缺陷通过一次船舶检查时的那种成就感和满足感,都成为了我弥足珍贵的回忆。

我已慢慢习惯在船舶左摇右摆并伴在汽笛的轰鸣声中沉沉睡去,也习惯了定点起床,定点吃饭,按时学习,共同开展应急演练的“军事化”生活。我曾亲眼见到日本海里喷水的鲸鱼,阿拉斯加上的雪山,索马里的海盗和海上武装保安,等等许多平常人都不曾亲眼见过的事物,这一切却都写在了我的人生履历上,并成了我的一项与人沟通交流的谈资。



最重要的,是我在从事着能够解决全世界人民吃饱穿暖问题的职业。没有海员,世界上一半的人会挨饿,一半的人会受冻。海运承担着世界经济90%的贸易往来,是推动社会向前滚动的车轮,是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物质和文化需求的运输载体,是决定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重要保障。而能够在航运中担当海员这一核心角色,我倍感自豪。

说到底,因为在内心深处,我热爱它,我热爱海员这个职业。我们识气象、辨星相、驾机械、操仪器、迎送日月、战风斗浪,四大洋里都有我们的身影,都留下过我们的足迹。我们是坚强英勇热爱劳动的热血男儿,我们正在为人类创造着更加美好的明天。

人生的价值,有时,真的需要慢慢地细细地去思考。

第二天晚饭时,我坐到三副旁边,笑着对他说:“如果有来生,我可能还会做船员。”大家继续吃着饭,但我注意到,有几个船员慢慢的开始笑了,包括三副,还有二副,似乎我的回答也和他们心里想的一样似的。



3条回应:“来生,你还做海员吗?”

  1. 匿名说道:

    扯蛋

  2. 匿名说道:

    马屁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