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驾驶,肇事逃逸,这起船舶案件法官竟然这样判!

航运 / /

一艘无证人员驾驶的干货船撞上了一艘砂石船,导致砂石船被撞了一个破洞,此时干货船上的当班人员见状,不仅未及时向主管机关报告并实施救助,反而擅自驶离现场。砂石船在船体破损进水后迅速沉没,船上8人全部落水,其中6人死亡、2人失踪。

     近期,上海海事法院审结了这起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案。


1
被撞船舶沉没,多人遇难

事情还得从2013年的319日凌晨说起,当时在长江口以北大唐电厂外水域,微风,浓雾。突然,“砰”的一声,干货船“浙嵊97506”轮猛烈地撞上砂石船“台联海18”轮,后者当场就被撞出了一个破洞。船上8人全部落水,其中6人死亡、2人失踪。

经南通海事局事后调查,“浙嵊97506”轮和“台联海18”轮当班人员均无证驾驶,不能履行安全航行职责等是事故的直接原因。“浙嵊97506”轮在事故发生后未及时采取有效搜救行动,也未向主管机关报告,还擅自驶离现场是导致人员重大伤亡的重要原因。“台联海18”轮舱室间不能保持有效水密是导致船体破损进水后迅速沉没的重要原因。综上,南通海事局认定“浙嵊97506”轮应负主要责任,“台联海18”轮应负次要责任。

20149月,“台联海18”轮船东毛某向上海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浙嵊97506”轮船东陈某与船舶经营人江峰公司(化名)连带赔偿损失人民币984万余元。




2
孰是孰非,双方各执一词

经裁定准许,陈某就涉案船舶碰撞事故的赔偿责任向法院缴付人民币近80万元,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如陈某最终被认定有权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就陈某的赔偿责任,毛某的损失将只能从基金中按比例受偿。

原告毛某诉称,碰撞发生后,“浙嵊97506”轮驾驶台值班人员向船东陈某报告了事故,并在陈某授意下,既未报告主管机关,也未留在事发地对“台联海18”轮进行救助,而是径直逃离现场,陈某应承担全部碰撞责任,且无权限制赔偿责任;江峰公司作为船舶经营人未履行法定船舶经营管理职责,应与陈某承担连带责任。

陈某辩称,“台联海18”轮属于未经海事主管机关登记、无检验证书、船员无适任证书的“三无”砂石船,本身不适航,且未采用安全航速,沉没是由其自身原因导致,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己方享有海事赔偿责任限制权利,毛某如有损失也应在基金中按比例受偿。

江峰公司辩称,其只是登记的船舶经营人,并非实际的船舶经营人,船员均由陈某配备,经营收入由陈某收取,江峰公司仅按年收取管理费,无独立经营决策权,不应承担碰撞责任。



 最终判决结果

上海海事法院判决陈某向毛某赔偿人民币333万余元,赔偿义务不以陈某设立的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为限;江峰公司对陈某的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两船船员均无相关相关资格证书,砂石船更是“三无船舶”,这本身就是违反相关法规的行为,也给日后的航行安全埋下了隐患。如果在碰撞事故刚发生的时候,“浙嵊97506”轮上的船员能够及时向主管机关报,并且及时施救,可能就不会发生6人死亡2人失踪的惨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