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道故事】险滩恶水之间——航道滩险(七)

海事 / /

(二) 蘑 菇 云 下


         1985年6月,入夏以来湖北秭归地区连降大雨,大雨滂沱20余天不曾歇脚,最大降雨量达152.4毫米,青滩小镇终日笼罩在蒙蒙雨雾之中。


        6月12日凌晨3时,青滩镇北面的姜家坡与广家岩一带,正是夜澜人静之时。小儿停止了夜啼,妻子甜睡在丈夫的臂弯,只有纺织娘一二只在暗夜里“啾啾”地低吟。夜深沉,静悄悄。


        突然间,“轰隆隆”,雷声轰鸣。令人惊悸的是,那雷声并非来自天空的炸响,而是发自地下的沉闷。刹那间,海拔高程在500-900米之间的姜家坡与广家岩狂风大作,大地颤抖,房倒树摧。在颤抖的大地表层,先是两峰相联的岩体从山腰处被一只无形的巨爪横向撕裂开一道300多米长的地缝,地缝向纵深开裂达40余米。雷声再次从地层深处传来,“轰隆隆”,令人心惊肉跳。裂缝迅速横向扩张,纵向伸展,炽烈的气流从裂缝中蹿腾而出,热浪灼人,山坡上处处可见从地窟中冲天喷发的水柱与泥沙,高达几十米。


        凌晨3时45分,这一带大面积的崩崖滑坡发生了,姜家坡与广家岩的半壁山岭,以雷霆万钧之势,朝山脚下的青滩镇疾进。


        如果把姜家坡与广家岩比做两个足球运动员的话,那末青滩镇则是他们脚下的一个足球。眼下滑坡体汹涌的泥石流挟裹着巨大的岩石犹如万马奔腾,河东狮吼,朝青山镇铺天盖地而去。从地壳深处释放出来的大量热能形成的白烟腾空而起,在半空中与尘埃汇合,形成100多米高的蘑菇云状。蘑菇云下,睡梦中的青滩小镇,被头顶800多米高处多达400万立方米的下滑坡体连根铲起,小镇如同跌坐在阿拉伯童话中的飞毯上一样,向着幽深的西陵峡谷飘去,连同她的柑桔林、麻石板街巷、茶楼、皮影戏……5分钟后,仅仅5分钟,整个青滩镇就乘坐“飞毯”轰然坠入长江。于是水上的悲剧紧锣密鼓地上演了——


        当青滩镇连同164万立方米的滑坡残体,一头扎进长江之时,瞬间掀起直径约300米,高度达90米的半月形冲天水柱,轰隆之声,山鸣谷应,经久不息。一时间长江的水沸腾了,江水破天荒地倒流,3米多高的涌浪铺天盖地朝上游方向狼奔虎突,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此刻,从青滩镇至香溪一带7—8公里长的回浪区.正行驶着14艘机动船和49艘木帆船。由于未及时收听电台播报的灾情预告,所有行轮船员面临灭顶之灾浑然不觉,及至航向前方耸天巨浪铺天盖地而来,才紧急弃船上岸,惊呼逃生。


        在涌浪区,所有船舶都如同孩儿折叠的纸船,被泛着白沫,如狼似虎的浪群一一舔翻,无一幸免,造成溺毙9人,失踪6人的重大惨祸。直至距青滩镇16公里之遥的秭归县城,涌浪才逐渐平息。


        2小时后,西陵峡谷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1985年6月12日,古老的青滩镇从秭归县版图上消失了。


青滩滑坡后


        所幸的是,青滩发生滑坡之前,由于秭归县政府早在1970年代就设立了专门机构,对滑坡区进行长年观测与预警。灾害发生前夕,又预报及时,湖北省宜昌地区有关部门、秭归县各级领导组织灾民疏散及时,因此,在滑坡区现场未发生任何人身伤亡事故。


然而,山体滑坡,壅塞航道,导致长江断航,后患无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