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对不起,中文是中国法院的官方语言!

海事 / /


海事法官扣押外轮,外籍船长通常都会配合,但以看不懂中文为由拒绝在送达回证上签字却很少见。这不,厦门海事法院东山法庭庭长周诚友就摊上了这样的事,由此演绎出一场是用中文还是用英文执法的“较量”故事。   




案情就是命令


2017年2月18日,正是周末休息时间,周诚友却带领立案庭的法官赶往漳州港,执行诉前扣押新加坡籍“Lewek Champion”轮的任务


这是一艘总吨达2.5万吨的海底铺设石油管道的工程船,造价达3亿元人民币, 被申请人为该轮光船承租人。


这也是一起涉案标的额高达720多万美元的案件。


据扣船申请人荷兰豪氏威马设备公司诉称,2012年11月,其与被申请人签订买卖合同,约定将安装于“Lewek Champion”轮上的一台900吨的海上桅杆起重机升级为2200吨起重机。由于被申请人未按时履行上述协议中的付款义务,双方于2016年12月达成补充协议,确认被申请人在上述协议下尚未支付余款970余万美元和24余万欧元及相应利息,并约定按照补充协议的安排分期支付余款。未曾想,被申请人在支付前两期款项后,却未按约定支付第三期款项,经申请人催告,仍逾期十余日未付。为此,申请人根据补充协议约定,向厦门海事法院申请诉前扣押“Lewek Champion”轮,并要求被申请人提供720多万美元担保


“案情就是命令。”在海事法官看来,船舶是“流动”的财产,晚几分钟采取扣押措施都有可能驶离。扣船贵在神速,不能按部就班。



中文是中国法院的官方语言


“您好,我们是厦门海事法院法官,因船公司涉案,需对‘Lewek Champion’轮实施扣押,请阅读完法律文书后在送达回证上签字。”周诚友用英文向加拿大籍船长亮明了身份,说明了来意。


“Im  sorry, I cann’t read  any Chinese, so I cann’t sign on these judicial documents.”(对不起,我看不懂中文,所以不能在这些法律文书上签字。)船长双手一摊,作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以看不懂中文为由拒绝签字,实属意外,周诚友便将相关内容翻译了一遍,船长听后依然摇着头。


“船上有中国籍船员吗?”周诚友试图通过中国籍船员来做工作。船长回答称,有来自德国、荷兰、加拿大等十多个国家的船员,没有中国籍船员。


“那请告诉我你们的船舶代理及其联系方式。”船舶代理是接受外方当事人委托,专门负责外籍船舶进入我国海域后的相关业务,与船公司有充分的信任基础。外代公司接到周诚友的电话后,派外勤人员登轮协助做工作。周诚友还拿出随身携带的英文版《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将相关条文指给船长看。


 工作做到了这一步,还是没有做通船长的工作,他毅然认为英语是国际通用语言,也是轮船上的工作语言。虽然相信法官,但还是不能在任何看不懂的文书上签字。


“我理解您的意思,但中文是中国法院的官方语言。”周诚友耐心地向其释法明理,根据中国民事诉讼法规定,审理涉外民事案件应当使用中文;如果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裁定,可以罚款、拘留,甚至刑事处罚。而且《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亦明确,有关扣押船舶的法律文书可以向当事船舶的船长送达,如拒不签收法律文书,法院可以依法留置送达。


船长听后遂向船公司打电话反映情况,并按照法院的要求签收了法律文书。


有理有节是上策


“当法官都20多年了,头回遇上以不懂中文为由而拒绝签字的事。”下船后,周诚友深有感触地说。其实,外籍船长的法律意识都比较强,长年累月在世界各国跑船,阅历也比较丰富,一旦遇到涉法的事,都会积极配合,像今天这个船长的做法是比较少见的。


与外籍船长或船员打交道,一定要有理有节,不卑不亢。周诚友笑着对身边年轻的法官说,“本案申请人与被申请人都是外国公司,既然选择了中国法院,就必须遵守中国法律。在执法过程中,我们代表的是中国法官,一言一行都要注意形象,维护法律尊严


以后怎么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周诚友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有一个想法,今后办理类似案件,申请人递交给法院的扣押船舶申请书、法院制作的扣船法律文书,可否再提供英文翻译本以作参考,这样,或许可以避免外籍船长以看不懂中文为由而拒绝签字的事发生。


不满足于就案办案,而是通过办案,将执法、普法、研究等工作融为一体,是厦门海事法院法官秉承“一起案件就是一部书”精品理念的一个缩影,在建设国际海事司法中心征程中,厦门海事法院法官也将迈出更加铿锵有力的步伐。



来源:人民法院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