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正式开启脱欧,“逆全球化”对航运业有什么影响?

航运 / /

新闻链接

3月29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致函欧盟,正式开启英国脱欧程序。英国驻欧盟大使已将脱欧函递交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



在加入欧盟44年后,英国成为首个寻求退出该联盟的成员国。据悉,在英国政府宣布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退出欧盟后,英国将有两年的窗口期来协商退欧条款。


“逆全球化”趋势集中升温。然而,“逆全球化”与天生具有“全球化”属性的航运业势必会背道而驰,航运业将何去何从?


2016年以来, 随着英国脱欧、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伊始正式宣布退出TPP、法国选情跌宕,“逆全球化”趋势集中升温。然而,“逆全球化”与天生具有“全球化”属性的航运业势必会背道而驰,航运业将何去何从?


“逆全球化”浪潮来袭


2016年,不论是美国大选,英国退欧还是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都为全球化蒙上了阴影。2017年即将进行的法国大选,如果极右翼的勒庞当选总统,也许再次爆出黑天鹅事件,为全球化再添变数。这种逆转主要表现为投资贸易保护主义不断升级、全球多边机制不振、各类区域性的贸易投资协定碎片化,以及美欧的移民政策、投资政策、监管政策等朝着逆全球化方向发展。


大国既可以是全球化的主要推动者,也可以是去全球化的主导性力量。当前的全球化逆动,应该说美国是主要推手。美国一方面为了缓解国内民众与精英阶层的矛盾,同时也为了避免对中国更有利的全球化。美国的中低产阶层收入的相对下降,以及日益增长的移民风险和恐怖威胁,引发了民众对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及其治理政策的恐慌,特朗普现象就是美国民众对精英阶层和精英政治不满的集中反映。


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也是融入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的过程,特别是加入WTO以后,中国经济进入全面加速阶段,作为多边体制的受益者,美国不愿再维持既有的多边规则体系,而转向对自身更有益的跨区域贸易协定的谈判;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重塑更能发挥自身优势的全球化。美国主导的TPP和TTIP谈判,目的就是用能发挥自身优势的高标准规则限制和约束包括中国在内的一批新兴市场国家。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宣布退出以TPP为代表的高标准贸易规则谈判,但其遵循的高标准理念不会就此废弃。相反,一些新协议可能将以更加有利于美国的方式进行“建设性的重新定义”,未来新制度的塑造权之争仍然是大国博弈的焦点。可以看出,当前全球化逆动是美国等西方大国对其推动的全球化主动收缩,是基于全球化进程中利益分配不满的反映,也是美国主导全球治理能力和意愿趋弱的表现。


从“日不落”帝国时代,到美利坚时代,再到今天群雄逐鹿时代,成就前两者也造就后者的“全球化”,真的在与当今的世界渐行渐远吗?无论答案多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一股逆全球化的浪潮似乎正汹涌而来,并且从受益于全球化最多的欧美大陆向世界蔓延。.


对航运业影响没想象大


英国脱欧和特朗普新政的核心都在预示着“逆全球化”潮流的到来。逆全球化究竟会对国际贸易和国际航运带来哪些影响?


上海海事大学徐剑华教授认为,逆全球化趋势加深首先对航运业带来的影响就是需求减少。采购模式从全球化转到近岸和本国。不论是转移到近岸还是本国,肯定会带来货物运量和航运距离的减少,那么航运需求也会相应减少。对集装箱领域而言,货源减少会带来全球承运商竞争加剧。


另一方面,逆全球化趋势加剧会使得全球集装箱航运业的治理机制面临挑战。美国就是从本国的大众利益出发,在它的影响下,全球航运业的治理机制也会相应发生变化。不是从全球性的角度,而是需要从国家的、民族的、区域的角度来考虑这些方面的利益。集装箱航运业的规则主要是全球性的规则,以后可能会更多地建立一些国家的、区域性的规则。


然而,逆全球化对美国本土的基础设施建设可能会带来利好。美国的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发展相对滞后,包括高速公路、港口码头的硬件水平,码头作业的效率和智能化程度都要比欧洲和亚洲同类港口落后15〜20年。如今,美国提出要加强内需,特朗普政府拟投资1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港口和交通设施是其中最主要的受益部门。这样一来,美国的公路、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都能得到很大的提高,国际航运也会间接受益。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航运部主任张永锋认为逆全球化对航运业的影响大致有三方面。


一是影响大国之间海运贸易的发展。如今部分大国倡导的逆全球化无论是对大宗商品还是集装箱贸易都会带来一些影响,如中美之间的贸易,如果真的实现了特朗普之前说的要征收关税的话,肯定会影响海运量。因此,逆全球化会直接影响大国之间的海运贸易。


第二方面,会增加海运市场的不稳定性。海运业在市场平稳的时候有着自己的特点和规律,不论是散货还是集装箱都有着他们自身的特点,比如季节性特点等。一旦逆全球化趋势进一步深化,可能会直接带来一些政策层面的改变,如关税、反倾销政策等,这些政策都会导致市场产生不稳定性。


第三方面,未来不同的经济体对现有的国际海事法律、法规、规则的发展趋势会产生一些分歧。每个国家在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是不一样的,船舶也会涉及到很多方面,有标准、技术、规范等,各个方面的要求都不一样,在逆全球化的趋势下,未来在这些方面的矛盾和分歧也会增多。






这些行业精英已点Zan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