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道故事】险滩恶水之间——航道滩险(九)

海事 / /

四 万里长江 险在荆江


 (“彝陵”轮于昨天首航荆江,谁知厄运也影子一般地跟进。)



 ( 清末,荆江的不速之客—洋船 )


(一)蛮荒荆江 机动轮船的泥潭


        1891年岁末,荆江两岸。晚秋残留在杨柳的枝头,几天前还是一派生动的翠绿,秋风乍起,便泛出了片片衰败的鹅黄,大自然生命枯荣的周期,短促得令人伤感。


        12月3日清晨,又是一个阴霾天气。监利尺八口一带的渔民们刚要驾起木划子往江面撒网,蓦然发现江边出现了一个人高马大的洋人,全身湿漉漉,一屁股坐在河滩上,面朝江心,双目发呆………


        顺着洋人的视线望去,但见江心有一艘洋船,处境很不好,已经搁浅. 上游滚滚而来的泥沙,将船身迎水的一侧高高拱起;避水的一侧,由于淤沙被水流淘空, 缓缓下坠,呈随时有可能的翻覆状。船上已空无一人,惟见桅杆顶端,一面象征英国守护神圣安德鲁的米字旗,在秋风中凄凉地摇曳。荆江岸边土生土长的渔民们,祖祖辈辈没见过洋船,自然也就没见过洋人,这使他们大开了眼界,有了回村以后向人炫耀的资本。


        让当地人开眼界的是英国苏格兰商人阿基包尔得·立德。此前他曾多次来中国,深入长江腹地考察,由此他获得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在长江中下游航线上,外国与中国共10多家轮船公司激烈竞争,压价拉客揽货,而荆江一段却平静得出奇。荆江是长江上游连接中下游的咽喉要道,襟联湖北、湖南两湖平原,农业发达,物产丰富,素有“两湖熟,天下足”的美誉。一年四季大米、盐茶、农具、布帛等大宗货物白白让中国自己古老的木帆船起运集散,立德为此忿忿不平,即而有了一种寻人决斗的亢奋。他决定在荆江创办第一家轮船公司立德洋行,以机动轮船客货装载量大、航速快、周转期短的绝对优势,把那些木帆船挤出荆江。至于成千上万船户今后如何生计,那是仁慈的圣母玛利亚考虑的事,他只考虑父亲老立德的一句明言:“商人的本质是利用资本的力量使自己变成一头凶悍的狼,在商战中毫不怜悯地咬断对方的喉管,吸吮一种被称为‘利润’的液体。”于是他变卖了在苏格兰的所有家产,以10000英镑在上海江南制造局购置了一艘木壳双车蒸汽小轮。小轮全长16.76米,宽3.05米,载重7吨,满载吃水1.68米,取名“彝陵”号,由立德自任船长。“彝陵”于昨天首航荆江,谁知厄运也影子一般地跟进。


        此刻,立德哀伤地望着他的“彝陵”,望着他的10000英镑,还有随流水逝去的商机,心如刀绞,犹如耶稣受难。


        清晨的江面升起了些许薄雾,朦胧里无数明洲暗滩若隐若现。江上路断船稀,偶而见到一二支行船人在碍航处斜插的竹竿,上系一根红色的布条,如同墓前的十字架。这情景使他想起了在罗马教皇的招唤下,东征耶路撒冷的十字军团阵亡者那片广袤的公墓。


        中国的荆江以原生态的蛮荒,听惯了木帆船古老的歌谣,而拒绝蒸汽机与螺旋桨的喧嚣。


         荆江,你是怎样的一条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