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起,部分港口进口煤受限、禁止靠泊卸货

航运 / /


据知情人士称,中国自7月1日起,禁止省级政府批准的二类口岸经营煤炭进口业务。知情人士称,国务院批准的口岸不受该禁令影响。知情人士没有说明该禁令是短期临时措施,还是长期禁令。

  另据消息称,禁止省级政府批准的二类口岸经营煤炭进口业务。国务院批准的口岸不受该禁令影响。知情人士没有说明该禁令是短期临时措施,还是长期禁令。一类口岸是指由国务院批准开放的口岸(包括中央管理的口岸和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管理的部分口岸);二类口岸是指由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开放并管理的口岸。

  7月1日,国家二类进口口岸禁止进口煤炭船舶靠泊卸货,珠海高栏港、可门华电码头、宁德大唐码头以及沿江沿海等码头禁止进口。记者随后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国家口岸管理办公室同意国际航行船舶临时停靠福建部分港区码头泊位,但相关码头泊位临时开放期间不得经营煤炭进口业务。

  多位煤炭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国家二类进口口岸禁止进口煤炭船舶靠泊卸货的消息基本属实。近期,相关部门确实有对进口煤收紧的趋势,目的是将供给侧改革的成果留在国内。

  5月9日下午,发改委会同多个部委召开会议,研究控制劣质煤进口。参会的除了相关政府机构以外,还包括相关行业协会和部分发电企业。

  资深行业研究人士表示,今年以来进口煤数量增长较快。而相关部门正在研究控制劣煤进口,希望进口煤同比下降5%-10%。

  5月1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则要求坚决控制劣质煤进口。

  中国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5月份,我国煤及褐煤进口数量2219万吨,进口金额1123096万元。2017年1-5月,我国煤及褐煤累计进口数量11168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29.6%;累计进口金额6626583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47.2%。

  与此同时,煤炭消费旺季将至,国内煤价上涨加快。发改委要求加快推进煤炭优质产能释放,保障煤炭供应。根据相关《通知》要求,大型煤炭企业要挖潜增产,重点产煤区要带头落实增产保供责任,不可以简单停产方式应付环保和安全监察,要保障煤炭供给平稳。《通知》还要求,去产能以“僵尸企业”为主,尽量减少生产煤矿的退出,杜绝片面追求多关快关煤矿而影响供应。优先满足低库存电力企业运力要求。

  最新消息汇总,宁德大唐电厂目前无法接卸进口煤炭;福建可门华电港口区、东吴港区、上海罗泾港区、汕头华润电厂、惠来电厂、广州华润南沙电厂、西基无法靠泊;防城港非海关监管场地无法卸货。昨天靠泊防城港的“Chokang Sunrise”轮临时被限制调整场地。另外,传闻中受限的珠海高栏港暂不受政策影响。

  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指数(2017年6月21日至6月27日)发布,报收于577元/吨,环比上涨3元/吨,涨幅明显收窄。煤炭行业研究员齐波认为,支撑煤价上涨的因素较多。但也要注意到,下游供需仍较宽松,贸易商出货意愿在加强,政策风险开始累积增加,市场还面临大型煤企的调价风险。据易煤研究院测算,5500大卡动力煤7月中长协价格为557元/吨,较6月低1元/吨。6月市场煤价格与长协煤的价差最多达55元/吨-65元/吨。


【航运城】为更多优质货主货代及船公司牵线搭桥。撮合能力,不解释。免费运价发布,货盘推送,优势资源介绍、行业新闻热点等。登录航运城,随时享受一手掌控的快感。

戳“阅读原文注册航运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