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舞剑意在汽车,“日本神运”或放弃南非

航运 / /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 中国航务周刊

回复“赠刊”免费获取最新一期杂志,回复“订刊”,在线购买(还包邮哦~)

南非竞争管理局近日宣布,否决日本三家航运企业日本邮船、商船三井和川崎汽船合并集装箱业务。



水上货运业皇冠上的钻石


2016年10月31日,日本邮船、商船三井和川崎汽船达成协议,将原三家企业的集运业务(包括海外码头业务)合并,以此成立一家新的合资公司。5月31日,日本三大航运企业宣布,新合资公司的名称定为“Ocean Network Express”,简称ONE公司。


显然,ONE公司仅为合并其集运业务和部分码头业务,但是南非竞争管理局认为,除了集运业务,委员会还必须研究这一合并是否会对汽车运输市场带来影响,特别是日本三大航运企业在全球陷入的一系列关于汽车运输的价格垄断指控。


南非竞争管理局表示,ONE公司的创立为日本三大航运企业,创造了一个有助于商品汽车运输船(car carriers)的协调平台。当事方的商品汽车运输价格垄断案在某些司法管辖区受到起诉,而其他还有一些司法机构正在进行调查。


而负责调查具体事项的南非竞争委员会则认为,合并三方可能需要一个正式的机制,从而进一步沟通在商品汽车运输船市场上的共同行为,显然,ONE公司提供了这样的机制。南非竞争管理局认为,ONE公司的设立有可能增加日本三大航运企业在集运市场的协调空间,同时也为汽车运输市场建立了协调平台。


南非竞争管理局的公告,意味着: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南非舞剑,意在汽车。


如果说,邮轮是水上客运业皇冠上的钻石,那么,商品汽车运输船就是水上货运业皇冠上的钻石。


商品汽车运输船市场是一个附加值很高的寡占型市场。挪瑞合资的华伦威尔森(Wallenius Wilhelmsen)和日本三大航运企业合占全球商品汽车运输船市场的90%以上份额。近几年来,欧盟、美国、加拿大、俄罗斯、中国、澳大利亚、南非等经济体的反垄断机构频频出手,以价格串通和不公平竞争等名义向这几家巨头开出高达数亿至数十亿美元不等的罚单。


南非当局“围魏救赵”


据Alphaliner的资料,日本邮船早在2015年就退出了南非集运市场,目前只有商船三井和川崎汽船提供了覆盖南非的集装箱航运服务。而且,这两家公司加起来也只占了南非集装箱运输市场12%的份额,与之相比,其竞争对手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组成的2M占据了远东到南非56%的市场份额。


而根据Alphaliner截至今年6月份的数据显示,商船三井和川崎汽船部署在南非航线的船舶数量仅占其船队总数的4%。


按照日本三大航运企业的公告,商品汽车运输船业务不在合并之列。但是目前每家企业在南非的子公司是在自己的同一个平台上做集装箱、汽车船、干散货和油轮等业务。如果把集装箱业务剥离后组建一家合资公司,对于日本三大航运企业的南非子公司的其他业务几乎没有影响。


南非竞争管理局表示,虽然合并的集装箱业务是独立于商品汽车运输业务之外的,但ONE公司的成立,也给日本三大航运企业在商品汽车运输船业务上,共同分享商业信息提供了便利。听起来,这个理由十分牵强,但是你还不得不认真对待。


日本经济产业省给出建议,南非反垄断机构在对企业业务整合的审查中,具有从单纯的反垄断法以外的角度进行审查的特点,为了不影响并购(M&A)交易的流程,日本企业有必要提前做好应对措施。


首先,日本三大航运企业可以对南非竞争管理局做出承诺,保证不共享除集装箱运输以外的商业信息。如果南非竞争管理局不予认可,那么第二步,日本三大航运企业还可以在南非法庭提出上诉。


鱼和熊掌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


如果上诉没有成功,那么,摆在日本三大航运企业面前的是下面三个选项。


一是退回到原点,即不合并三家公司的集装箱运输业务。


在南非,日本邮船通过Mitchell Cotts海事局运营其航运业务,商船三井通过子公司商船三井南非公司和MOL ACE南非公司开展业务,川崎汽船通过子公司川崎汽船南非公司开展业务。如果要继续维持这三家子公司继续在南非经营,只能选择放弃成立ONE公司。但是看起来这是一个“因噎废食”的方案。估计日本三大航运企业不太可能为了南非这块市场而放弃他们的全球集装箱运输战略。


二是放弃南非商品汽车运输船市场,以换取全球集运业务的整合。


南非的商品汽车船运输是一块利润十分丰厚的“钻石”级市场。南非是非洲经济最发达地区。从新车销售来看,经济实力和工业基础雄厚的南部非洲和北部非洲市场是新车销售的主要市场,占据整个非洲新车进口量的绝大部分;从汽车生产来看,南非是南部非洲最主要的生产国,其产量占整个非洲78.8%的份额;从消费层次来看,南部非洲国家主要为汽车的低端市场,因此,其二手车市场发展迅猛,这给汽车产品带来消费升级的潜在市场。也就是说,为了全球集运业务的整合而放弃“含金量”非常高、成长空间非常大的南非商品汽车运输船市场,这个代价过于昂贵。因此,这是一个“自废武功”的方案,估计日本三大航运企业不太可能为了他们的全球集装箱运输战略而放弃这块“钱”景灿烂的市场。


三是放弃南非集装箱运输市场,以换取南非商品汽车船运输市场的继续扩大以及全球集运业务的整合。


即使退出南非的集装箱运输市场,日本三大航运企业在南非的子公司仍可以在其他通过审批的市场正常运营,包括商品汽车船运输市场。


如前所述,目前日本三大航运企业加起来也只占了南非集装箱运输市场12%的份额,说它是“鸡肋”也不为过。在南非配置的运力不到ONE公司总运力的3%,应该很容易被调配到其他航线上。如果ONE公司不想放弃南非的客户,它还可以在西非、东非、地中海或中东与印度次大陆建立转运枢纽港,通过公共支线船公司继续服务南非市场。


ONE公司的预计运营时间为2018年的4月。据Alphaliner的预计,南非竞争管理局的拒绝并不会对这一时间表造成太大影响。


声明

本文为《中国航务周刊》签约作者独家撰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点击标题,阅读近期热门文章

  • 达飞集团公布新LOGO,揭示航运未来新抱负

  • 马士基遭黑客攻击最新进展

  • 五年内,集装箱多式联运将有革命性变化

  • 最新亚洲班轮风云榜出炉,中远海运运力份额增长0.28%

  • 毕业季 | 海事高校就业哪家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