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船员 / /


有些事情还是要用笔记下来的,不然时间一长就忘记了,想不起来额。想要记的只是一种经历,一种心情,以让它不至于随时间的消逝而变成记忆的碎片并最终风消云散。

———–题记

江          湖


江湖是什么?套用现在的网络语言就是“江湖是一个传说”。

我离开江湖多久了?屈指算来已有1千4百多天。但和我这15年的江湖经历相比,这1千多天又不算什么。还记得是在3年半前,我开始蛰伏,远离江湖,远离了江湖的“血雨腥风、刀光剑影”,过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上班族生活。

如今,要我重出江湖,心中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担心一点点犹豫。江湖还是以前的那个江湖吗,我准备好了吗?虽然我蛰伏在乡下的一个普通角落,做着与江湖无关的事。但关于江湖的传闻仍就时常传到我的耳际,让我常常不自觉地回忆起身处江湖的种种。江湖于我就是一个梦,一个让我无法割舍、挥之不去的梦。有一种思念常常会在静寂的深夜如潮水般的袭来,似在呼唤我重返江湖。我知道那其实是我内心深处的渴望,也是一种留恋,好像那里才能找到我的价值所在。

在一个地方待久了,难免会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而我又是一个按部就班的人,不喜欢变来变去,不喜欢做自己不熟悉的事。在现代职场习惯了跳来跳去的今天,想一想我在一家公司埋头苦干了15年了直至她寿终正寝,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在这15年的江湖里,我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从懵懂无知的小水手(小江湖)到万吨巨轮的船长(老江湖),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也曾流泪过,也曾犯傻过,也曾豪迈过,现在回头看看神马都是浮云。

离开江湖很久了,大家还好吗。


吉         日


8月6日,是一个值得纪念并且开心的日子,是吉日。嘻嘻,不错额,今天宜出门,临出门时还不忘翻翻黄历 。

诸事出奇的顺利,健康证、出境证明、自己的证书都以最快的速度搞定。办健康证时遇到了以前的同事,办出境证明时公司刚好到南京本来两天的事情一天就搞定,证书也比预想的好拿。想半途而废都不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啦。

经过两个小时的长途奔波,晚上七点到达目的地—-江都科进船厂。我的任务就是将新加坡华人订造的一艘油轮安全地护送到新加坡,说白了就是从江都到香港这一段国内沿海由我来负责船舶的航行安全,过了香港后就交由印尼的船长来负责。经过简单的交接,一切安定下来后已是深夜11点了。草草冲凉入睡,有一点点重返江湖的兴奋与不安。


海          葵


海葵是一种什么样的植物抑或是动物,具体的我不再描绘。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江湖告急就是因为“海葵”。

本来这次的“护航”任务是我的同学接的,之前他已经为这家公司打过一次短工,反响蛮好的。这次是第二次,正当他准备欣然前往时,突然接到现东家的召唤,前去浙江象山参加在那里抛锚的船舶防抗台风“海葵”。一边是东家的调令难违,一边是朋友之情的不好推脱,分身乏术之际,想到了蛰伏在乡下的我,于是有了上面的江湖告急。

2012年似乎是一个多灾之年,先是我们的号称世界大都市的北京在一场50年一遇的暴雨面前变成泽国,有网友调侃到北京来看海吧,接着又是双台风对东北的袭击,损失惨重。难道正如玛雅人所推算的,地球灭亡的时间到了?思绪太杂,又跑题额。

重出江湖就被当头棒喝。2012年的11号强台风“海葵”来势汹汹,似乎在说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这里已经不属于你了。我很清楚强台风意味着什么,对于船舶来说,特别是在长江中抛锚抗台,其困难可想而知。长江中抛锚船很多,回旋余地小,本船又是空载,受风面积大,一旦走锚很容易出事。当我们7号下午从船厂移到镇江锚地的时候,强台风“海葵”的外围就已经影响到了我们,长江开始封航了。当台风8号凌晨在浙江登陆的时候,我这里已经是狂风大浪了,并且在下午的时候达到最大,船舶偏荡的十分厉害。一度镇江交管中心紧急呼叫让我们加强值班防止走锚,在强台风的作用下船舶离最近的浮筒只有几米。印尼的船长紧张的默默祈祷,这是他第一次遇到的情形。作为船长,我在驾驶台又经过一个紧张的不眠之夜,幸运的是台风“海葵”与我们擦肩而过最终朝安徽去了。否则台风中心经过我们时真的让人紧张、吃不消。多亏了两位老同学在关键时刻不遗余力的帮忙和指导,感谢他们给了我心理上和技术上的指导和帮助。

9号中午两个年轻的引航员登船,在海葵的余威下,我们开航了。是世界变化太快,还是我跟不上时代。看着到处都是年轻的陌生的面孔,心中不由感慨,这就是江湖,年轻人的江湖。


渔         火


晚上的长江口渔火通明,好大的一片。我们的前方、后方、左面、右面都是渔船,感觉身陷重围一般。这种情况下航行,对第一次来中国的老外来说肯定怕怕。加上台风过后带来的涌浪还是很大,船舶摇的很是厉害。在这种情况下航行,肯定要加倍小心。雷达测渔船的距离、方位,GPS确定船舶的位置,还有望远镜一直抓在手里,不敢稍有懈怠。在我的指挥下,我们的船舶艰难地穿行在众多渔船中间。

 很是感慨我们国家的渔民勤劳与智慧,不怕吃苦的精神。他们知道台风过后,渔儿就会浮出海面,呼吸新鲜空气。所以当大风还在肆虐的时候,他们就提前出来了,为了家人为了幸福的生活。渔船真的是多,密密麻麻,恍若在灯的海洋里畅游,简直分不清哪里是岸。我们的大船在涌浪中旖旎前行,好长时间没有尝过风浪的滋味了,尽管还有一些不适的感觉,心里还是感到久违的温馨。看着满海面的渔船,不由得想起一首歌中唱到“带走一盏渔火,让他温暖我的双眼”,竟有些许感动。什么是江湖,这就是江湖啊。让我常常想起的江湖。


WE  ARE  ALL  FAMILY


在这里请容许我介绍一下我的团队:本船舶的人员组成,8个普通船员是泰国人不懂英语,4个高级船员(船长、大副、轮机长、大管轮)是印尼人,可以简单交流。外加我和船厂派来跟船的一个工程师,共14人。

当我们驶出长江口,航行到东海时,台风的余威还在肆虐,海面上涌浪依然很大,船舶颠簸的很厉害。啊!久违的东海,当我们3年后再次相见的时候却用大浪来洗礼我,太不够意思了。

 泰国水手的素质确是不敢恭维,不论是操舵技能还是业务素质。在驾驶台船长椅子随便就坐,不管你在还是不在驾驶台,而且对操舵的技术差,对舵令不知复述,不知报告。驾驶员来了那么久接船,助航仪器还不会使用。当我叫简单的英文操舵指令时,竟然操反舵,让我很是恼火。我冲印尼船长发了一同牢骚,印尼船长给我解释了他们来自渔船,不懂规矩,但是干活都是好样的能吃苦,随叫随到,服从意识好。关键是最后一句话震撼了我,We are all family。是啊,就像我们中文讲的同舟共济啊,在一艘船上,讲究的是合作是团队,很浅显的道理,有时却很难做到。无疑的我被上了一课,很有意义。

思想的疙瘩一旦解开,接下来的工作就顺利多了。


马干 = 英考 = 夹板


当每天三次有人准时用广播喊这三句话的时候,意味着我们的用餐时间到了。马干是印尼语,英考是泰国话,加板是学的中国话,都是吃饭的意思。而当每天看到摆在我们餐桌上的饭菜时我都难以下咽,泰国饭真的很难吃。一天三顿米饭,而且都是手抓饭,没有面食,吃的我听到广播就头疼。

好在之前公司提醒及时,我们备了一些面条、零食。有时实在太饿了,我们两个人只好自己煮点面条吃。

海上的生活是单调的枯燥的。除了值班外,基本没有一些娱乐活动,下班后大都躲在房间里看碟片或打游戏。尤其是船舶进入南中国海后,渔船很少,偶尔经过的大船也距离较远,不须避让。觉得无事可做时,感觉时间就很难熬。这时也才体会到为什么有人发出“工作着才是美丽的” 感慨。

偶尔上驾驶台碰到印尼船长,也会聊一些公司的事情及各自的情况,多数的情况下是友好会心的笑笑。

三          沙


不觉间行走在江湖已经10天有余,遇到好多之前服务的公司的船舶,一番交谈下来,感慨很多。铁打的船舶,流水的船员。想想以前同船的兄弟,真的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啊。

途径南沙群岛的时候,感觉心里还是很美美的舒服的。特别是三沙市的成立,让我们在外漂泊的海员,每当一进入南中国海时,一种久违的乡情祖国的亲情让我们感受到了祖国的强大和坚强依靠。曾经一位跑船的兄弟说,每次从国外往国内航行,一看到南中国海,就兴奋的睡不着觉,可以几天几夜,乐此不疲。我想这就是体会到了家的亲人在召唤,到了南中国海就像到了家门口一样,心里是放松的,是快乐的,几个月的在外辛苦颠簸又算得了什么呢。虽然不能航行到三沙市的附近,但三沙市的成立,还是让我们这些在外漂泊、四海为家的船员感到由衷的骄傲,感到家的温暖,感到祖国的强大。


新   加   坡


路过新加坡的次数很多,短暂停留的次数也不少,像这次这么贴近新加坡还是第一次。当我第一次站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时,心中很是产生几分敬意。干净整洁的街道,悄无声息的车流,井然有序的人群,让人很容易喜欢上这座城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敬畏的是这个国家法度的威严,敬畏的是执法者的公正。所以有些在国内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这里却可以做的很好。民不畏法,奈何以法惧之。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我们要从自身做起。很想用孔子的一句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一个航次的“护航”任务圆满结束了,再见了新加坡!再见了,江湖!我还会再回来的,江湖,因了这是我的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