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100艘!全球散货船市场掀起订单狂潮

航运 / /

图:9月22日BDI指数周五突破1500点大关,上涨至1502点,大涨32点。

 

随着BDI指数的高歌猛进,散货船市场出现了近年少有的乐观气氛。从今年下半年起,船东开始疯狂订造散货船,过去三个月共计订造了超过100艘散货船,全球散货船市场掀起一波订单狂潮。

 

VesselsValue数据显示,相比今年上半年的63艘散货船新船订单,7月1日至今不到3个月时间里,散货船新船订单量已经达到了110艘,几乎增长了一倍。

 

近三个月来的散货船新船订单大多来自日本船东,自7月1日以来,日本船东已经订造了41艘散货船。其中,本月初,日本船东日鲜海运(Nissen Kaiun)在日本国内船厂下单订造了10艘82000载重吨散货船订单。日本船东神原汽船在常石造船宿雾船厂订造了8艘巴拿马型和2艘Ultramax型散货船,定于2020年交付。另外,日本船东日新航运和新加坡扬子江航运(Yangzijiang Shipping)各订造了7艘散货船。

 

紧随其后的是希腊船东,共订造25艘;另外,新加坡船东订造了13艘、土耳其和中国船东分别订造了8艘、7艘。剩余16艘散货船订单分布在其他几个国家,包括沙特阿拉伯船东Bahri和保加利亚船东Navibulgar。

 

与此同时,巴西淡水河谷还在计划订造30艘Valemax超大型矿砂船(VLOC),并已经与7家航运公司签署了长期包运合同。

 

这7家航运公司包括韩国Polaris Shipping、泛洋海运、H-Line Shipping、SK Shipping和大韩海运,以及中国工银租赁和中国矿运,包运合同期限为20至25年。Polaris Shipping将订造10艘VLOC,其次是工银租赁,将订造6艘。中国矿运和泛洋海运将各订造4艘,H-Line Shipping、SK Shipping和大韩海运将分别订造2艘。

 

这30艘VLOC将由中国及韩国船厂建造。其中,现代重工已经获得了来自Polaris Shipping的10+5艘VLOC订单,新船将在2019年至2020年交付。


见吾爱航运网,先前文章:

淡水河谷又来轰炸市场了啊啊啊

 

新船价格的降低以及市场复苏预期吸引船东们纷纷涌向船厂洽谈订造新船,尽管如此,目前的订单潮却可能会进一步推迟市场复苏时间,运力过剩将会导致运费率下降。



随着海上钻井市场陷入低迷,大量钻井平台闲置和新建钻井平台延期交付给资金充足的新企业提供了收购机会。利用资产价值降低的优势,Borr Drilling和NorthernDrilling正在组建各自的船队,从而在未来市场复苏时获利。

 

Borr Drilling和Northern Drilling均为新成立的钻井承包商,并都与挪威船王JohnFredriksen有联系。其中,Borr Drilling由JohnFredriksen过去的心腹组建,而Northern Drilling则由JohnFredriksen旗下的Seatankers成立。

 

目前,Borr Drilling旗下船队拥有17座高规格自升式钻井平台,其中包括5座在建新船。这些自升式钻井平台是BorrDrilling从Hercules Offshore及Transocean手中低价收购的,平均每座收购价格仅为1.07亿美元。

 

仅仅花费了9个月的时间,Borr Drilling已经跻身全球前5大高端自升式钻井平台运营商。然而,BorrDrilling新任首席执行官Simon Johnson近日表示,BorrDrilling并不满意现有的船队规模,未来还将进一步扩大船队。他透露,Borr Drilling正在与不同的钻井承包商进行初步谈判,预计将取得成果。

 

虽然目前仅有2份租船合同,但Johnson指出,Borr Drilling并无负债、每座钻井平台的收支平衡价格也比其他竞争对手低50%左右;这意味着,Borr Drilling可以在低日租金的情况下获利,而其他对手只能选择闲置钻井平台,因此Borr Drilling在价格竞争中具有优势地位。

 

Borr Drilling近期在奥斯陆证交所上市,市场总值超过10亿美元,几乎是Seadrill的10倍左右。相比之下,负债累累的Seadrill不久前申请了Chapter11破产保护以完成财政重组。

 

Johnson称,Borr Drilling的目的是,与合作伙伴斯伦贝谢(Schlumberger)一起,为运营商提供一个新的租船合同模式,特征包括根据钻井效率设定绩效奖励等,从而与其他竞争对手区分开来。斯伦贝谢目前持有Borr Drilling的20%股份。

 

不过,在低价收购方面,Borr Drilling可能面临来自NorthernDrilling的竞争。Northern Drilling同样希望通过收购低价钻井平台来在市场复苏时获利。Northern Drilling由Seatankers成立,其50%股份由John Fredriksen旗下投资公司GreenwichHoldings所有。

 

今年3月,Northern Drilling以3.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Seadrill之前在现代重工的撤单半潜式钻井平台“West Mira”号,同时还签署了以4亿美元购买另一座半潜式钻井平台“BollstaDolphin”号的备选合同。这2座半潜式钻井平台均将在2019年交付。

 

Seatankers董事Gunnar Eliassen表示,Northern Drilling实际上可以只花费其中一座的价格收购全部两座在建钻井平台,因为此类新建半潜式钻井平台价格正处于历史低点,而Northern Drilling目前正在积极探索下一项交易。

 

他透露,Northern Drilling的主要收购目标是闲置的恶劣环境浮式钻井平台,并已经有5个收购候选。不过,Northern Drilling也在考虑收购闲置在船厂或是成为不良资产的钻井船及自升式钻井平台。

 

自“West Mira”的交易以来,NorthernDrilling已经筛选了75座不同的钻井平台,并选出了24个潜在交易,价格从1亿美元至20亿美元不等。不过,Eliassen称,尽管资产价格预计将继续下降,但这些交易始终要价过高。

 

Northern Drilling的目标是维持一个简单而精益的运营体系,将钻井平台管理工作分包给第三方公司,而非拥有庞大的组织结构。目前,Northern Drilling并没有任何员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