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衣羊船长去航海——(十九)

航运 / /

第六章:苏伊士运河

2.   引水员死要面子

卫生间门开了,引水员在厕所里面如何表现,我开始慢慢叙说他的故事了。

引水员引航

引水员在水斗前哗哗地开足了龙头放水,他将溅了海水的衣服脱了:“Hello, hang my coat up!(把我的外套挂起来)”他对站在卫生间门口的驾驶员瞪着眼睛命令道。

还没有等驾驶员反应过来一件外套就倏忽地飞入了驾驶员的身上,驾驶员连忙把他挂在了外面的挂衣服专用钩上。

“Pass me a soap! Please!(递给我肥皂)”引水员又命驾驶员。驾驶员看看我,眼睛里面显然在征求我的意见。我连忙回眸了他一下,点点头示意驾驶员把在水斗肥皂架上的香皂递给他。其实这香皂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伸手就可以拿到,但引水员为了显示他的高贵,要我们船上的人员伺候他。

“Hoo,yes! Thanks! Drytowel, Please!(噢,对,谢谢!拿干毛巾来!)引水员又向驾驶员发了调头(上海话,命令式的吩咐)。驾驶员明白了他的旨意后,就把干毛巾递了过去。他接手一看是条新的毛巾,没有擦手,嘴巴里面又调樯头了:“Napkin!”驾驶员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大叫:“Tissues!Please!No brain?(拿纸巾过来!你没有脑子?)”

驾驶员明白他在骂人,仍然微笑相待、忍耐了,连忙把纸巾递了过去。

引水员把手先擦干了,然后把簇新的毛巾往自己的包里面塞了进去。手从自己制服表袋里拿出了一把木梳,把头发梳的纹丝不乱,然后把木梳放到嘴边用力吹吹,几根掉下的毛发飘落在卫生间里。其样子就像《列宁在十月》里面的一位地下党锲卡的习惯动作。

他口里吹着哨子,对着镜子,双手的后掌贴着太阳穴的头发使劲压下去。得意地转过身去,再转过头从镜子里面看看身后的形象。随后,再面对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子。又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瓶难闻的香水,从头到脚喷了一遍,冠冕堂皇地走出卫生间,在驾驶台黝黑的环境下眼睛一时还没有适应:“Captain!Who’s captain?(船长,谁是船长?)”他大声囔囔,仿佛如入自己的家中,使唤家奴。他整整在卫生间里待了8分钟。

我憋了一肚子火,心里面又不好发作,但我板下了脸:“我在这里!引水员先生,你好!”

“Captain, don’t you feel I am handsome ?(船长,你不认为我潇洒吗?)”

我看着这个散发着狐臭的家伙敷衍:“不错,你很潇洒!”

引水员也没有关注船舶现在航行在什么位置,当我回答我在这里的位置后,盯着我看了大概数秒钟,似乎在考虑什么,也好像在回忆什么。

突然,张开双臂向我扑了了过来:“Hoo!Old Friend,Wemeet each other again, don’t we?(哇!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不是吗?)”

我被他弄的莫名其妙,马上把积沉在脑细胞内的记忆打开。可是想来想去这位引水员仁兄从来没有见过,或许他还记得很久以前曾经引领我轮过河?

话没有说完,下一个思维还没有反应过来,我被他已经拥进了他的怀抱,双手像一条蛇一样把我后腰圈住了。然后又在我的背部非常轻柔地拍拍:“船长,你来怎么不告诉我呢?”

我猜想他大概认错人了,带着疑问:“Didn’t we know each other?真的我们认识?”

“噢!你忘了,你不是中国船长吗?我都是中国船长的朋友啊!所有的。”

“哎吆!对,我是中国船长,中国船长都是朋友一点不错!”

此刻,我才恍然大悟,引水员在套一个非常“礼貌”的近乎,他把他的热情动作先把我糊弄了,他狠狠地忽悠了我一下。

那双手还仅仅搂住我的身体,其样子好像我是一个女人!这还不算,当他松开双手后,还抓住了我的肩膀,头仰在后面凝视了我。又一次拥抱,再把那搽了难闻香水嘴脸凑到我的脸颊,做了左一个接吻、右一个碰触。就像前苏联总书记赫鲁晓夫同志跟中国领导人亲密拥抱动作一模一样(这是我在那年代看新闻记录片见到的)。

贴面礼仪

 贴面礼

正当他把拥抱进行到底的关口,我看见前面的转向点浮筒到了。当他还在仔细端详我时,我冲着他的脸大喊一声:“左舵十!”

那引水员被我突然的叫声吓得一怔,抱住我的手松弛下来了,他看看前方才想起他到船上还没有发过一条引航指令。他作出了一个非常遗憾的表情,然后耸了耸肩膀:“Shit!”不知道是在骂我,还是在骂航道。有一点非常清楚我的那声棒喝,的确扫了刚才他的那个兴致。至于骂人,我自有如来佛的肚量,不会跟他计较的。

不过他见到船舶驶入下一个航向了,马上接过我的指挥:“正舵!把定!What’s course now?”他要求舵工回复航向多少。

 运河航行

接着,引水员又开始与我对话了:“船长,你上次给了我很多香烟,我和三个老婆都很感谢你。这次又和你相遇了,你准备给我多少呢?”

终于,他把拥抱的目的向我坦明了,他的前期动作都是在作铺垫,作为索要礼品的前奏曲。其实,这是引水员惯用的手段之一,我在厌烦他拥抱时就知道老狐狸屁股后面是放屁、是拉屎还是撒尿。但此刻正是船舶航行在狭窄航道中,过分跟他无谓纠缠将会导致事故的。

“当然给你准备了礼物了,也肯定会让你满意的。”我盯着前面的灯浮边答复他,边故弄玄虚留下一条钓饵,让他见不着却诱着他、调侃他:你很幸福有三个老婆。”

此刻的船舶还没有进入运河直航段,我答复没有一点策略、谨慎的话,他可以随时挑刺、故意找茬拒绝船舶进运河,把你撩在外面损失班期。事后就是船长再解释,引起的损失还是由船长承担。这些损失不是一块钱两块钱的问题,而是几十万美金的过运河费用,是我们国家和公司的损失!

“那么是多少呢?”他把自己在船上引航的职责没当回事情,一再追问礼品数量。

“就像……,你上次得到的那样!”我也装孙子含糊地回答他。

“船长,你好像有点不高兴?是我给你带来的?”他似乎感觉我的回答口气。我承认这船舶安全关键的时候,他还是催讨礼品,我说话的口气不自觉地有了变化。他感觉了。

船继续在航道中前进,我仍然在观察前方并告诉舵工随航道把定航向。边抽出时间,不,分散精力应付引水员有点无理取闹提出的要求。

“没有呀!你是我的朋友,我是你的朋友,怎会不高兴呢”我假装一副笑脸应付引水员。

“那你把给我的礼品拿出来给我看看?”引水员急于想知道我究竟给他多少。

我看见船舶正在运河的口子上了,现在没有退出去的可能了,不紧不慢的回答:

“现在不能给你,因为你在执行引航任务,只要你使我满意了,我定当给你。”

他站立起来了:“Why?Aren’t you satisfied my pilotage?(这么说,你不满意我的引航?)

我用嗔色的脸说:“对,我一点儿不满意你的引航!到现在为止,你不是来引航的而是来和我交朋友,与一位从来没有认识的船长拥抱的和索要礼品的。”

“现在我问你,你喊了多少车钟令和舵令,直到现在你还在追问我礼品。”

我用讥讽的口气回答了引水员。引水员被我这样的话镇住了,马上脸涨红的像猪肝了。一时无话可说:“航向136!”在极其尴尬的情况下,开始瞎叫航向了。要知道狭窄的运河,改变航向仅仅是2度、3度的幅度,他一下子向右叫了,错了10度。

舵工警觉的回答我:“船长他叫错航向了。”我连忙冲着引水员大喝一声:“Course 126!”

引水员抖动了一下脑袋,双手一摊:“What a pity!(太遗憾了。)”

如果我不回叫,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的话,我倒要终身遗憾了!

前面运河引水员的小艇过来接替他,海上航道段的引航段到了。就这样,引水员从上来到下去,没有专注引航而是索要礼品,在一个多小时中我是既要应付又要关注航行,在环境的逼迫下我学会“小猫钓鱼——三心二意!”

引水艇过来接引水员

他开始对我露出了笑脸:

“船长,看引水员过来了,我的工作结束了,现在你可以给我香烟了吗?”

“我还是这样告诉你,当下一个引水员出现在驾驶台,你才算完成任务。”

这位引水员等不及了:“我还要把香烟放入包中呢?船长。”

我会给你时间的。我听到下面接引水员的驾驶员说运河引水员上船了。此刻,我才慢慢腾腾地拿出一条万宝路香烟给他。

“你不是说过跟过去一样多吗?现在怎么只有一条?”

“我说过,但没有说多少啊!我给引水员都是一条!今天你表现特别让我不满意,本来这条烟也不会给你的。”我不紧不慢地回答这位上船40分钟,和我纠缠了35分钟的引水员。

他开始乞求了:“船长你再给我一条吧!”

“没有!”我坚决地说。

接班引水员到了驾驶台了,他连忙在脸上堆起了笑脸和他握手,并叽里咕噜的一通阿拉伯语,让我觉得他似乎在那位引水员面前说我坏话,我觉得今天看来我有麻烦了。

他把我拉到旁边:“船长再给我一条吧,每位中国船长都是我的朋友,我和他们很友好!”

我真的碰上一个无赖了,我把驾驶台的大门一开,脸上还是堆了带点蔑视般的笑容,把手往外一伸作出了一个请他出去的动作:

“请,记住下次,只要你还是这样表现,我一定会给你像这次一样多的香烟!”

引水员拿了“万宝路”得意而去

他骨头又有点轻了,又像来到船上一样张开了双手,做了一个想拥抱他的样子。我才不想跟他拥抱呢,我闪在一旁,躲过了他那腻腥的双手,刚才臊气还留在身上呢。

他僵持了拥抱姿势数秒后,嘴里面还咕哝:“Shit!”走了,我脸上堆满了笑意。

还好,另外一名引水员尽管也是很纠缠,整段运河航程中扳着脸孔不快乐我仅仅给他承诺,但他为了得到我许诺他满意的“万宝路”香烟和午餐那顿prawn(对虾)还是坐在驾驶台椅子上边听收音机广播,边执行引航。到结束时,我给了他两条烟加上一些类似于价廉的收音机、手表和玩具之类的小礼品,令他十分意外、满意。

在下船的时候,紧紧握住了我的手:“On behalf my wife and children, I sincerely thank you!(代表我的家人衷心谢谢您!)”

我对他改变了对策,我不想在下一段航程中把自己扔入情绪低落的状态。

我的宗旨就是多受点委屈也不要紧,一定要有理有节、不卑不亢、灵活机动、见机行动、迂回作战、你进我退、你退我不进,适当不理不睬、维持现状、见好就收的游击战术来对付引水员。不能让船舶受到影响,不能让国家、公司尊严受到影响。为船期,我可以牺牲我的尊严!前面即便是狗洞,我也得屈辱地去钻。因为你对引水员采取对抗态度,公司领导也会变成引水员一样的脾气和态度来对待你,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的故事讲完了,弟兄们听得哄堂大笑。此刻,前面的船已经开始运动了。现在,我们也即将迎来一场看不见硝烟的过运河之战了。

运河夕阳找沙漠

引水员虔诚地拜太阳下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