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衣羊船长去航海——(二十)

航运 / /

苏伊士运河中的大苦湖锚地

第六章:苏伊士运河

4.  又一位引水员上船了

果然,我们到了运河口引水员上船后,在短短的2小时引航中,他抓紧时间,争分夺秒开始了他顺便索要礼品的引航任务了。

他满脸堆笑的走进驾驶台,还没有看清哪位是船长就用中文大叫:“你好!船长!”

我迎上去也用中文回答:“你好,欢迎上船。”而引水员只懂一句中文:“什么?”

我连忙用英文重复:“You are welcome!”

引水员笑了,把白手套脱掉伸出手与我握手。跑到船长坐的椅子上,还没有征得我同意就一屁股坐在上面去拨动雷达距离档了。这个座位因为车钟、电子海图都在旁边,会影响驾驶员操作动车的,所以一般都是让引水员坐在左边的座椅上操作的。因此,我叫他起来,当他明白我的意思后:

引水员引航

“怪不得坐在上面屁股热烘烘的,原来是赚大钱的船长坐的。”

这句自我调侃的话,确实很符合现在的环境,缓解了驾驶台的气氛。可是接下去就不行了:“船长,给我的礼品准备好了吗?”

我马上胸有成竹地回答:“准备好了!”

“多少?”他说。

我接着说:“按惯例!”

“按惯例是多少?”他进一步追问,不达到目的心不死。

“一条万宝路。”

“一条就一条。”等一会儿又说:“你还有没有小的礼品送给我?我的女儿今天回家了。”

我也不想跟他多纠缠你女儿回家跟我搭什么界的问题。经过思考后,微笑答应给他一只绒毛洋娃娃:“daughter always like doll”。

引水员边引航摇摇头:“No, she like money but her daught like doll!(不,她喜欢现金,但它的女儿喜欢洋娃娃!)”

他提要求:“船长,我不像其他人把香烟卖掉的。我是自己抽的,我要看看你的香烟是否新鲜,如果不新鲜就不要,如果这样请你给我10美元。”

“我们船上都是新鲜的香烟,但必须你引航结束我才给你。我不会给你美元的。”我怕早给以后还有麻烦。

就这样引水员在辞藻的纠缠中完成了引航拿到了一份礼物,心满意足地下去了。

“看来今天碰到的引水员很好相处。”想不到这样良好的印象就被后来的引水员完全击的粉碎,一位刁钻的引水员上船了!这位引水员是负责后一段航程的。

当引水艇开到左舷梯边上时,一位很高大的、带着大盖帽的引水员跨上了舷梯。走上甲板后就把一个大包扔给了驾驶员,驾驶员提了沉重的大包引领下走到了驾驶台。

他把手上的手套一脱,转身扔给了还提了大包的驾驶员:

“船长,您好!”他冲上去很热情地与我握手并与即将离船的引水员交接。

他脱下了外套,在黑暗中寻找挂钩。没有找到,口里轻轻地发出了:“Bastard!”

驾驶员知道他在骂人,不理睬他但马上指着挂钩,他把外套挂好了。

他走到雷达前,要求驾驶员把距离档放大到0.75海里一档。然后又要求删除其他标志线条。他说这雷达归我使用,看和前面船舶的距离。然后走到我在使用的雷达面前,粗暴地将我推在一旁,然后自己调节。可是无法调节到他自己要求的距离和屏幕清晰度。他就叫我调节,我调节好之后。却要求转换距离档到最低一档0.5海里,可是,我黑暗中无意把鼠标点在了1.5海里档。这下他不高兴了,使劲将我推开,嘴里面又咕哝:“Bastard!”

我忍住了,此刻还是考虑船舶安全吧。这家伙弄不来雷达,只得求教二副。二副拨弄好后他转身坐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船长,告诉驾驶台的人,我不抽烟的,我憎恨烟味。不准抽烟!”他对我发出了第一号指令。然后看见我站在后面就装出对中国船很了解的样子:

“他是你船的commissar(政委)?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叫水手抽烟到外面去!”

苏伊士运河风光(非洲侧)

我马上跟他说:“这也是我们的船长!我们驾驶台没有人抽烟的。”

我接着说:“跟班船长,马上接班!”我带有点不屑一顾他的口气回答他。

“哇!太好了。两个船长,两分礼物,船长们今天你们就得给我两分礼物啊!”他坐在椅子上,沉重的身体把椅子压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他的脑筋急转弯,玩的是那么地熟练。

“船长,你准备好了礼品了吗?两份,知道吗?哎!我需要咖啡。”

驾驶员马上到电茶壶边上咖啡,然后送到他跟前,他见状说:“不,现在我不需要喝咖啡,我要一瓶咖啡,知道吗?”

我听到后说:“引水员先生,我们只配备需要喝的咖啡,我们没有整瓶咖啡作为礼品送给你,请你原谅。”他马上接茬:“那么,请你给我另外的礼物,船长。”

“等你结束引航前肯定会满足你的,我对他很客气地说。

他把那杯咖啡倒入了水斗,然后说:“我自己来泡,我要牛奶、还有糖。”

驾驶员打了手电,在手电光下引水员开始了他的工作——泡咖啡。就像他在家里。

他坐在椅子上感觉不舒服,叫我把椅子调到后面去。我连忙把椅子在轨道上后移到极限。他看了一眼后说了一声:“OK,Thanks.”至此,我才听到一句人话。

一会儿,他又不安定了:“船长,驾驶台专用引水员座椅在那里?”

我一指在角落边上地椅子说在那里!

“请给我搬到这边来!”他指了自己站立的地方。这个地方了望条件不好,又见不到雷达屏幕和航行参数。他就喜欢这个地方。没有办法驾驶员将椅子搬了过来。

他像孤寡的皇帝一样,显赫地坐在那里。又像一只秃鹫一样孤孤单单地立在一根枝条上。

没有多久,他从“枝条”上笨重地扑了下来,来到我的跟前:

“船长,你们船上的快速面很好吃,请问有什么类型的?”

他们是穆斯林,我就顺水推舟:“只有一种是牛肉面,其他都是猪肉的。”

他听了直摇头,想了一下:“那好,请给我拿两包牛肉面上来,我等一会儿就吃。”

驾驶员匆匆地跑到厨房,拿了两包快速面,送到他的跟前。在黑暗中他不放心地打开手电把快速面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为牛肉面之后才放心。而对于引航他只把头往外面望望,然后告诉舵工跟着前面的船舶走。自己又钻到了电茶壶那边,开始用开水泡快速牛肉面了。接着,呼啦呼啦的独吞了一碗面条,才打着饱嗝,看看前面使唤了一句航向令,他走到那张椅子又像秃鹫一样栖息在上面了。我不得不加倍注视前方,严格执行船长的责任。因为任何一位引水员上船执行引航任务都是向船长提出建议性的指挥口令。只要船长没有疑问,船就在引水员的指挥下航行运河中。

还没有坐定十分钟,他又更换了位置,坐到了雷达前的椅子上,侧过身对我说:

“你们两个船长很好,船长你知道吗?你们的船舶应该派两个引水员的,现在来我一个人,你就应该把另一份礼品也送给我啊!这样,一个船长给我两条烟,就得给我四条烟。两个船长两份,你们今天就得给我八条烟。船长,我算的对不对?”

我对他笑笑,不作回答。这让他觉得非常无聊:

“那么,船长,你准备给我几条烟呢?”

“我们没有这么多烟给你,但是你的那一份我肯定满足你。”

“那好,我今天就拿四条香烟了,怎么样?”

船继续在运河航行,前面的船离得太近了,引水员命令调整了一下转速,接着:

“船长,我刚才跟你说过的,我不抽烟的,你就给我可乐吧!四箱可乐,怎样?”

“我们只能给你两条香烟,其他没有的。”我对他一个劲地谈论香烟索性摊了底牌。

“OK,没有问题,就两条!那么就给我20美元吧,我把香烟卖给你。”

“中国船长不管钱,我只准备香烟。可乐也没有,我们可以提供少量的可乐你喝。”

“那你可以把香烟卖给你的海员呐!”

“我们海员不会买这样的烟的。”

“那你自己抽吧!我再便宜一点,15美元,怎样?”

前面的船舶离开远了,引水员讨价还价的同时叫驾驶员稍微加了一点转速。

“对不起,我不抽烟,我只有香烟给你,我不会给你美元的。”我严正拒绝了。

引水员穷途末尽,他再也想不招了,一场旷久的生意终于没有谈成。他又坐到了孤立的椅子上了。此刻,他有点倦意了。他再也没有精力去想另外的话题了。

船还在运河中紧跟前船移动,我注视着前面船舶的距离和航向,看见引水员没有动静就自己掌握船位,始终看管自己的船舶安全,尽管杯引水员的无聊讨价还价干扰。

运河风光(非洲侧)

不一会儿,孤立的椅子上开始发出了呼噜、呼噜地打鼾声,声音和主机的轰鸣混淆在一起,到好像是一首交响曲。可惜演奏的时间、地点、环境都不是合适。

驾驶台是不容许发出这不协调的呼噜声的,但驾驶员和船长不能直接去唤醒他,恐他翻一点毛腔,更加对运河航行不利,反正我们跑了几十年的运河,都熟了。不在乎他这点呼噜了。但我动员驾驶员故意地用大声咳嗽来制造响声刺激,把引水员从美梦中惊醒。

可是,引水员睁了一下惺忪的睡眼,不一会儿又发出了呼噜声。

我在旁边发笑对驾驶员说:“上去问他需要喝咖啡吗?”

引水员被叫醒了,可是思维还没有醒,大概他在做三个老婆在床上摸打滚爬的黄粱美梦,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对舵工大喊:“航向168!”他错把直线航行变成转向航向喊了。

舵工看看航向不对,按照引水员口令船将开到运河岸上去了,驾驶员马上制止引水员的错误,并大声叫喊:“现在航向是178!你错了。”

他还未觉得错,继续坚持喊下去。我走到他跟前:“引水员先生你睡醒了没有?”

引水员看看我:“噢!对不起我太累了。”

终于到了再一次更换引水员了,他起身了。我把两条香烟送给他,他提在手里有点不愉快地和我握手,泱泱地走下去了。随行驾驶员陪他下船,送到舷梯口。

在电梯里面,他把烟拿出了对驾驶员说:“卖给你,你给我10美元就行了。”

驾驶员看看引水员摇摇头:“我不抽烟,也不要烟。”

引水员拿了烟也摇摇头。到了出门的那层甲板,他看见了卫生间。突然他把香烟狠狠地扔进了卫生间。两条香烟翻滚了几下,就躺在了卫生间里面。

引水员倏然跳上引水艇,艇后卷起了浪花送他回去了。

我和跟班船长了解后,相互间笑开了,这个傻B!我们也学时髦了。

我告诉读者,这些引水员行为还是雕虫小技,更难弄的运河引水员还有。

……,……。

大件特运船(西奈半岛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