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海故事·平凡的荣耀】躬耕水上安全沃土 ——记天津南疆海事局指挥中心主任薛韬

海事 / /

点击上方“天津海事” 可以订阅哦!

       薛韬,南疆海事局指挥中心主任,一名“70”后党员,在与内河船打交道的过程中,展现出了一名海事人员特有的责任担当和坚韧顽强。

再难也要上


       2013年,薛韬从机关到基层,调任南疆海事局通航管理处处长。从到南疆的那一刻起,他就下定决心,尽快熟悉辖区状况,解决实际问题。第一块难啃的骨头就是海河防潮闸聚集停航船舶的安全隐患。

       海河防潮闸下游聚集着大量无船名船号、无人看守的长期停航内河船舶,它们被称为“僵尸船”。“僵尸船”船船相靠、舷舷相连,一旦发生火灾爆炸、走锚碰撞等事故或因海河行洪影响,都可能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在来南疆以前,薛韬就知道这个隐患治理难度很大,但隐患不治早晚变大病。来到南疆海事局以后,薛韬暗下决心,困难再大也要上。经过前期的调研和筹备,2014年12月,薛韬带领专项工作组开展了针对海河防潮闸聚集停航船舶的第一次系统排查专项行动。

       停航内河船舶船况极差,很多船都已经停泊多年,生锈的铁梯、锈穿的甲板、厚厚的尘土和污油,船船之间过大的间隙,个别有人看守的船舶还豢养着大型犬类……海事执法人员登船排查冒着很大的风险。

       “有次和一个同事上船排查,我们在没有任何栏杆和防护装置的舷边查看船壳,突然窜出一条大狼狗,我们吓得险些掉进海里!还有次我们排查后由于风流影响,两艘停航船间距加大,我们没办法借助旁边的停航船上岸,只能借助所在船旁边的一个简易木筏上岸。一个年轻的同事是土生土长的内陆人,第一次踩上这种木筏,由于重心不稳,三摇两晃差点掉到水里,还好大家把他拉住了。对于这些过往,薛韬记忆犹新。

       停航船舶大多没有任何标记,又无人看守,是名符其实的“僵尸船”,查找确切的船舶信息是排查行动中的一个困难。为此,薛韬和他的同事们专门设计了船舶信息记录表格,在每一艘停航船上开展“地毯式”搜索,详细记录每艘船的重点特征,不漏下任何一个可以进入的区域,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查找船舶信息的蛛丝马迹。

      有一次,有一艘船舶实在找不到有用的信息,他们准备作为普通无名船舶进行记录了。但当跳到另一艘船上时,薛韬远远看到这艘船生活区上层房间的一个窗户上有一个封窗的铁板,上面隐约有字。他们又立即回到原来那艘船上,并查看了这块铁板,果然上面有“盐城机02873”几个字。就凭着这条线索,他们联系上地方海事机构进行确认,经过比对船舶特征,确定了那艘船的身份——江苏盐城的内河船: 盐城机02873。

       至今,薛韬带领工作组针对海河防潮闸聚集停航船舶已开展了4次系统排查行动,排查停航船舶200余艘次,建立了停航船舶数据库和每船档案,为深入治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追本要溯源


       经过系统排查掌握“僵尸船”的资料后,薛韬带领专项工作组从两个源头入手开始了内河船舶治理工作。

       第一个源头是防潮闸下游水域的功能源头。防潮闸下游水域的功能定位并不明确,但它有一个功能是海河行洪排沥。沿着这个功能,薛韬他们通过调研了解到,海河行洪排沥是海河水利委员会(海委)的职能,防潮闸下游两侧岸线和土地都是海委所属的排沥场地,防潮闸下游聚集停泊的船舶对行洪排沥是有影响的,南疆以前的非法卸沙点也大多设置在这些排沥场地上。

       在薛韬的提议下,南疆海事局先后3次向海委书面致函,通报内河船舶治理情况和防潮闸下游区域安全隐患,引起了海委领导的高度重视。双方自此建立了协调联动机制,对卸沙点和内河船舶的治理效果显著,南疆辖区原有的4个非法卸沙点自2015年起就全部停工了。

       第二个源头是内河船舶船籍港。要与内河船舶船籍港海事机构保持联动和形成合力,这是薛韬带领的工作组在内河船舶治理工作中取得的重要经验。他牵头与湖北、江苏、山东等地地方海事机构建立了内河船舶信息报告与召回跟踪机制,保持实时联系,对能够发现信息线索的内河船舶,实时将船舶信息发送至船籍港海事机构进行确认,切实做到“发现一艘查实一艘、查实一艘通报一艘”。至今南疆海事局已利用“内河船舶联动治理平台”录入21艘内河船舶信息,为地方海事机构对内河船舶实施召回提供了有力支持。

创新是关键


      在薛韬眼中,内河船舶治理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既要循规蹈矩,又要勇于创新,而且关键在于创新”。

      非法内河船舶多在夜间活动,部分卸砂点甚至派人在海事部门办公地点或卸砂点入口处盯守,发现执法人员出动立即通报非法内河船舶撤离,与海事执法人员“打时间差”。为此,薛韬想到了CCTV系统,在他的组织下,南疆海事局利用LNG码头及燃供2#基地码头的CCTV设置了2个监控点,对内河船舶必经的防波堤口门和卸沙点进行连续监控,同时采取卸砂点陆域驻点蹲守及调派巡逻船水上驻靠卸砂点等措施,效果十分明显。

      防潮闸下游部分聚集停航的工程船舶上张贴有施工项目部的标识痕迹,在排查过程中这些标识引起了薛韬和他带领的工作组的注意。这说明这些停航船舶以前可能和施工企业发生过某种联系,可以把这些线索通报给施工企业,请其协助核实船舶信息。通过通报,施工企业很快向南疆海事局作出了回复,对治理工作的深入开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在推动地方政府牵头开展防潮闸下游长期停航内河船舶治理工作的同时,薛韬和他带领的工作组又在思考着另一个问题:怎样才能切实防止隐患演变为险情事故?一旦这些停航船舶发生了险情事故,我们又该怎样快速高效应对?在薛韬的倡议和牵头推动下,包括南疆港区公安、边防、安监、消防、渔政及各大港航企业共32家成员单位在内的“南疆港区海上应急联动机制”于2014年底正式建立。“我们要借助这个平台,让防潮闸下游水域停航船舶的安全风险不断降低和始终处于可控范围之内。”薛韬说,在这一机制下,南疆海事局与公安、边防等部门建立了联合执法机制并印发了安全告知书,与消防部门共同研究停航船舶火灾爆炸安全应急预案,与公安、边防、渔政部门共同开展停航船舶现场排查和水上联合巡航等工作,组织成员单位开展了2次针对人员救生、火灾爆炸、船舶污染事故的综合性应急演习。

        作为基层一线团队的负责人,薛韬带领着他的团队为了辖区的安全不知疲倦地奋战着,在他们的努力下,防潮闸下游水域聚集停泊船舶从原来最高峰时300余艘减少到目前的30余艘,一直未发生水上交通事故,水域秩序得到了根本改观,水上安全形势保持了持续稳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