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欧文的未婚妻向我们讲述她的故事

海事 / /

20131012,船舶Seaman Guard Ohio35人(其中就有金奈6——曾在英国海军服役)滞留印度,距今已有四年了。故事主人公名叫Yvonne MacHugh是船上卫兵之一比利·欧文的未婚妻。Yvonne MacHugh详细讲述了此事经过,并表达了她竭力为这群无辜被捕的人争取自由的决心。

20131012船舶Seaman Guard Ohio35其中就有金奈6——曾在英国海军服役滞留印度,距今已有四年了

卫兵的职责就是保护行经印度洋商船免受海盗侵扰但是这些船上人员被扣留的时间远比索马里海盗挟持人质的时间长

20161,当该船入港加油时,印度当局因该船向印度运送枪支而判其有罪金奈6乌克兰籍船长以及其他爱沙尼亚和印度卫兵和船员被判处五年监禁。他们在印度第四会在金奈中央监狱度过并在此等待将于201611见分晓的上诉结果

Yvonne MacHugh是金奈6其中一——比利·欧文的未婚妻。她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Yvonne MacHugh,我的未婚比利·欧文是英军伞兵部队的一名。他英军伞兵部队一营服役了近十年。他曾两次到伊拉克军中服役,三次远赴阿富汗军中服役。

四年前,我到达印度,顶着酷热在Puzhal监狱门口等了整整6个小时,等待我的未婚夫比利重获自由,等待不公正待遇的结束。看所有人走出监狱的大门是我一生中最不堪的经历。这件事使我开始以全新的视角看待一切让我知道我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竟如此珍贵

比利出狱后,我俩又在印度待了几个月。我们几乎失去了原有的一切,但好在我们还有彼此我们丝毫不在意周围的世界如何,我们只是享受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我们深信,几周之后他一定会重获自由,那时我们可以一起回家过我们一直向往的生活,被这场悲剧夺走的生活

这种伤痛永远无法抹平我们的生活也无法再像从前那般

是我们的故事,我曾以为这样的故事只会出现在好莱坞大片里。过去四年就像一场噩梦。四年中我所忍受和面对的一切都出乎我的意料

当我送比利去机场而他也将开始AdvanFort新工作时,比利刚满33岁,也才23岁。当时,我们在一起两年,这两年里比利一直在海上保安。他每次上班我们都会分别两三个月。

比利常与我起这个工作的危险。我们经常会谈到绑架溺水中枪和死亡。我并不乐于谈及此类话题,深知这个工作的危险如此长时间的分离对于双方来说都很艰难。我们年轻充满活力、无忧无虑。但是,20131012日,Billy所工作的公司Adviofort打来的一通电话夺走了这一切

我们从未假设过比利会在工作中被捕。我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假设?的工作理、合法且十分重要他的工作职责就是为航行在风险最大海域的海员提供安全保障。他证照齐全并且在军队服役10年。我不知道该如何帮助比利,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比利会被捕

年少无知的我对政治或新闻丝毫不感兴趣,我不知道该找谁帮助比利,但是知道我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并且学习相关知识。我们从AdvanFort公司得到的信息很有限而在这有限的信息里不是谎言就是安慰之词外交联邦部(FCO警告我们不要公开谈论案,保持克制,交由两国政府私下解决。因为如果公开此事,很可能危及被捕人员的安危

我们前行的每一步都得到家人朋友和慈善机构Mission to Seafarers海上人权组织和英国皇家军团大力支持。不久之后,我们意识到情况更糟了

当局无数次向我们保证我们的家人将在圣诞节前回家。我都记不清案件究竟开庭审理了多少次和当局向我们家属承诺过多少次相关人员将在一周内重获自由

对于有关家属而言可能只是精疲力尽但是监狱里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深深的绝望:他们见不到律师得不到任何关于法庭政府之间的消息;无法给家里打一通电话;被关在距祖国百万英里外国监狱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圣诞节将近,当局的诺言再一次成为空话。我们开始接触媒体告诉媒体我们的故事——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但是媒体却不愿报道此事

我们开始觉得所有人在和我们作对,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把家人从监狱中解救出来,而且还要和自己的政府作斗争我们的政府甚至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公民,而是任其公民遭受前所未有的司法不公待遇我们还要与 AdvanFort公司作斗争。AdvanFort公司不但未履行关爱员工职责而且在案件后彻底撒手不管,甚至不再发放员工工资,这一行为不仅使涉事家庭陷入经济困境,还给涉事家庭带来巨大痛苦。现在,我们正与媒体作斗争因为这些媒体似乎对于35人被冤枉一事熟视无睹

六名英国老兵祖国冒险工作似乎并不足以吸引小报新闻或晨电视节目。没有一家媒体认为此事值得报道而已经流逝的近四年时间,甚至让这件事的意义变得更小。

此事单毁掉了我们的生活20131012日,船舶Seaman Guard Ohio”上的35名无辜男子被捕,自此35名男子及其家属的生活彻底被毁那天35名无辜男子深受精神折磨。他们的人权一再遭人践踏清白遭人质疑自由被人剥夺

20146月,法院撤销此案当时比利正在保释期间我从印度返回英国。我回家收集母亲为欢迎比利回家而制作的横幅和旗帜,并开始规划最盛大的欢迎聚会,比利自己完成一些文书程序坐飞机回家。

回到家几个星期全家人都在期待比利回家这种感觉很复杂虽然比利还没回来,但是法庭已经证明了的清白所以比利很快就会回来。我开始兴奋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翻开我们生活的下一那时比利每时每刻都会在我身边。但是在第89天(90天警察不得不撤销免予起诉决定书),当地警察提出上诉,我们的生活再次被毁…….当时的我简直对此难以置信

事实是:比利将再次入狱,我要独自面临生产这时甚至比201310的时候更可怕更令人难以置信。我们曾经在打败了腐败的警察,但是我们还有力气再作斗争2015224日,我正在救护车上盼望着我和比利的第一个孩子来到人世当时比利独自坐在印度一个兮兮的旅馆房间的电话旁焦急地着电话

大多数男人在自己孩子出生时都会深感无助。但比利距家百万英里之遥,甚至不能抱抱我,告诉我别怕情况不妙,我失血过多,宝宝心跳骤停。直升机因天气状况无法起飞,我一个人冲上飞机。我甚至不能比利打电话听听他的声音,或告诉到底怎么了

多亏医护人员医术精湛,我们男孩健康出生,孩子还十分漂亮。们给孩子起名威廉。这应该是我们生命中最幸福的一天。但是,这一天却夹杂着苦涩。在病房里,我抱着我漂亮孩子,但他的父亲不在我身边。比利不能像大多数初为人父的男士一样,抱着他的孩子,感谢医护人员。无法亲手剪下脐带或拍张全家福然后照片晒到社交媒体上。

而且,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比利才能见到他的儿子那一天,比利的感受无人能够理解,但是时光不能倒流那一刻,案件本该撤销,比利本该重获自由,返回家中。他该回家陪我做第一次超声波检查陪我上产前班,和我一起挑选婴儿车布置婴儿房

儿子出生时,他该在我身边陪着我。但是当时条件不允许他这样。印度当局扣留了他们的旅行证件,拒绝发放遣返证明英国政府却无所作为……辜负了我们的家人

比利第一次见到儿子时,孩子已经四个月比利错过了孩子的第一次哭第一次笑错过了孩子的整夜啼哭孩子早晨的笑容。此时,比利还是无罪之身,所有指控已经撤销。他本应有权回到祖国,但是比利的自由遭人剥夺。

我们在一起待了3我甚至忘记了为什么我们一家三口的第一次团聚竟是在印度。在我们苏格兰的家中,我一直渴望和比利威廉一起过最平凡的生活。我看着别的家庭一起逛超市挑选日用品我多希望我们一家也能如此。所以,在印度,我们过就是这样的生活可能听起来很可笑,但是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尽管经历了无数艰难时刻但是,我们最终还是团聚了。在我们不得不离开印度回国之前,我们尽情享受一家三口的团聚时刻因为比利还是无法跟我们一起回国

比利在整个过程中都表现很勇敢。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忍受Puzhal监狱的艰苦条件,但是每次去探视比利,他都面带微笑,因为他想让我笑,但是这只会让我更想哭但是我得笑,并自我安慰说比利在这里一切都“好”

甚至连比利浓厚的苏格兰口音都丝毫不影响他在印度保释期间结交好友。他对他人的关爱以及善良感动了每一个人我认为,正是这样的精神状态使得比利坚持了下来比利儿子深深的父爱,让我对比利的感情更加深沉

迄今为止,我和威廉只去印度看望过比利三次,其中还有一次在监狱的院墙外。尽管如此,威廉和比利始终心灵相通。看到他们在一起我更加坚定地要让每一个被捕人员回家与家人团聚

四年来,我们不再单单是为金奈6队维权。超过40万人签署请愿书,这使得我们意识到有这么多和我们一样十分关心涉案人员这些无辜的人生活条件极其艰苦:没有床食物匮乏甚至没有厕所,还对自己前途一无所知来自朋友好心人的信件和包裹帮助涉案人员咬牙挺过这黑暗的日子。

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报道这些无辜者的故事,而人们的焦点不光是聚集无辜囚犯这一身份上还联想到这些人作为父亲兄弟丈夫和儿子对家庭的重要性许多海事组织参与进来,为涉事人员提供支持,尽其所能伸张正义,并研究应该制定何种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议员和部长们支持我们的运动,很多人甚至印度去探视狱中男子,并给予他们支持。现在我们的运动支持数量庞大,并为运动的开展提供生机与活力。但是这还不够,永远都不够,除非所有涉事人员重回亲人身旁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生活会变成这样。这样的生活与我之前幻想的童话生活实在相差甚远。但这就是我的故事。我会无条件地爱着我的王子,并为他的自由斗争到底。我有家人和朋友可以依靠在我最需要陪伴的时候还有我可爱的儿子陪着我。他使我坚强带给我微笑,他仿佛在代替他的爸爸照顾我,护我周全。有一天……很快,我们一家团聚,永不分离

现在,轮到我为比利战斗了,照顾他护他周全,并确保他被无罪释放重返家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