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中永远的船长——纪念郭川失联1周年

船员 / /

来源:新浪体育,原标题:郭川早在人们心中留下永恒印记 我们永远的船长


2016年10月25日,中国船长郭川在挑战单人不间断横跨太平洋帆船世界纪录时在夏威夷附近海域失联。

  

时隔一年, 郭川团队的总领队、郭川航海总经理刘玲玲却依旧在为郭川航海的各种事务奔忙。从没日没夜连续一个多月搜救郭川,到两次远赴夏威夷指挥专业航海队救援在太平 洋上漂泊的三体船,再到安抚家人,处理郭川航海的一切后续事宜,支付郭川航海的欠款等等,这整整一年,不论刘玲玲心里有多悲痛,她都必须强迫自己继续保持 冷静的头脑,专业负责地去处理好所有郭川航海的后续事宜。

  

“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年是怎么熬过来的。郭川以前常说,大多数人遇到困难,觉得挺不过去时就放弃了,但其实你挺一下,也就过去了,这就是意志的力量。我想,可能冥冥之中,这是船长留下的一道难题,要考验我们。”刘玲玲说。


  

郭 川航海,是六年前开始为挑战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做准备的郭川船长遇到体育产业职业经理人刘玲玲后一起创建的。从零开始,他们一起组建了一支由世界顶尖帆船 航海专家和体育专业人才组成的团队。五年来,这支团队和郭川船长一起并肩作战,风雨兼程,帮助郭川船长创造了两项世界纪录————40英尺帆船单人不间断 环球航行纪录和北冰洋东北航线不间断航行纪录。

  

本来,郭川航海还有很多的梦想。郭川经常在海上挑战世界纪录的同时,趁着风平浪静之时拨通卫星电话,和刘玲玲商讨他靠岸后的下一个目标,下一次航行。谁都没有想到,一切梦好的未来和梦想会以这样令人悲伤扼腕的方式突然画上休止符。

  

意外事故对郭川团队的每个成员的心理都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作为郭川船长志同道合的事业合作伙伴,刘玲玲患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直到最近一个月症状才渐渐有所缓解。



9 月15日(格林威治时间),在郭川创造北冰洋东北航线不间断航行纪录的纪念日那天,刘玲玲长途奔波来到了挪威科尔克内斯面朝巴伦支海的一栋小木屋里。两年前,这栋小木屋是郭川团队出发北冰洋航行之前集结的地方。郭川船长曾经在这里和船员们探讨航行策略和天气情况,和团队一起商议启航仪式和岸队工作。一天的 忙碌辛劳过后,郭川船长会亲自开着小橡皮艇出海给大伙儿捕捞帝王蟹,然后大家一起准备晚餐,再全体围坐一桌,在荧荧烛光和欢声笑语中计划第二天的美好。



陪伴郭川船长创造北冰洋东北航线不间断世界纪录的超级三体船曾静静停泊在科尔克内斯小木屋外的浮码头,每天船长都可以透过小木屋的落地窗一眼看到她

  

“我本来是想到这里来和船长‘道别’,挪威好友告诉我这个地方一年四季的降水量加起来比撒哈拉沙漠还少,奇怪的是从我到达那天晚上,竟然两天都是雨。我知道船 长在用神奇的方式告诉我他也来到这里。他一定也希望看到我们能早日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我想把悲伤转化为开始新生活的动力、勇气和信心。只有这样,我们 的内心才能得到平静,也才有可能在未来继续船长未完成的梦想!”刘玲玲说,“我会经常去这个地方,不是为了告别,而是为了更好的开始!”

  

郭川船长失联了,但郭川团队并未因此被打倒。尽管心里依旧背负着失去船长的伤痛和对船长的思念,但他们坚强地挺了过来。

  

如今,在身兼国际足联亚洲区商务高级销售经理一职的同时,刘玲玲还需要利用业余时间协调郭川团队处理着郭川航海的后续事宜。

  

郭川船队技术总监伊冯和法国船员约亨忙于帮助超级三体船船东把船卖到欧洲,争取让这艘记录着郭川北冰洋东北航线不间断航行世界纪录的帆船早日回到海上。后勤 经理晏然今年刚当了妈妈,她一边养育小宝宝,一边辅佐刘玲玲郭川航海的各项后续工作。主管公关的周捷从2011年加入郭川团队,作为郭川团队“工龄”最接 近刘玲玲的老员工之一,在英国进行博士课题研究的同时,继续负责团队的对外信息交流工作。曾经在郭川船长的超级三体船上,当过媒体船员的三位专业摄影摄 像,张明浩最近正在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新华社北京分社的记者孟菁继续专注当好视频记者,采访拍摄制作高质量的内容,江泳涛则继续在拍摄旅游、户外和极 限运动题材的内容。


  

而曾经和郭川船长一起扬帆创造北冰洋创纪录航行的船员们也带着对郭川船长的思念在各自不同的生活轨道上努力着。

  

德国船员鲍里斯参加了多项大帆船赛事,他所在的船队Malizia还在摩纳哥创办的GC32帆船赛中,举办了一个特别的仪式:全体船员一起展开五星红旗,向郭川船长致敬。


  

俄罗斯船员谢尔盖更是深受郭川船长的影响,决定卖掉豪华舒适的度假型游艇,买帆船,再走一次北冰洋东北航线或西北航线,继续扬帆探险。

  

法国船员昆汀则难忘北冰洋航行出发第一天,大儿子诞生给他带来的震撼,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的昆汀,在加特里尼泰继续从事和帆船运动有关的工作,“我不想忘记郭船长,也忘不了郭船长,我会给两个孩子讲他了不起的故事。”

  

来自德国的媒体船员蒂姆则选择了9月15日(北冰洋创纪录航行纪录诞生之日)这个特殊的日子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在拍摄制作德国探险家普吕绍的纪录片期间,坐帆船绕过了合恩角,“那时我觉得离郭川船长特别近,从前的一幕幕都重现在脑海里。”


  

而航行中另一个中国的船员刘明,则再次加入了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东风队,参与岸队的工作。

  

郭川团队的法国气象专家克里斯蒂安说:“郭川失联一年了,但我感觉好像一切都还发生在昨天。我时常记起他的笑容,他对帆船事业的满腔热情,他的专业、智慧和善良,他不仅是一个优秀的水手,更是一个伟大的人”。

  

和郭川船长一起走过一段海上丝绸之路,驾超级三体船将船从法国送到巴西,并参与夏威夷援救工作的法国船员阿芒,在今年6月不幸因肺癌去世。


  

阿芒,曾和郭川船长一起走过海上丝绸之路,是郭川船长从法国到巴西里约,从里约到巴拿马的航行途中的船员之一,郭川船长失联后,他参与了夏威夷的援救工作

  

“这一年的每一天我都在悲伤中成长和思考,关于人生的无常,关于船长留下的这道题究竟要怎么解”,刘玲玲说。

  

她特别想感谢身边团队和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感谢在救援中所有像谢航、肖恩·多伊尔那样萍水相逢却热忱相助的人们,感谢像北京时间的总经理蒋虎那般帮助郭川船长完成奥运梦想、在最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碳支持郭川船长的航行的人。


刘玲玲和挪威岸队成员Stig一起,在科尔克内斯

  

郭川失联的意外,让刘玲玲经历了难以言喻的伤痛,也收获了许多感动和感悟,“郭川留给我们大家最珍贵的就是郭川精神,他给我们带来的激励作用是无价的。他激励我们去追求原本不敢想的梦,尝试原本不敢做的事,激励我们要勇敢坚强,在人生的大海上乘风破浪”。

  

科尔克内斯的小木屋里,透过落地窗,就可以望见从小木屋延伸至海面的浮码头。看着水雾笼罩下的海面,刘玲玲仿佛又回到了去年10月18日的旧金山。那天在金 门大桥下,独自驾驶超级三体船的郭川来到船尾,向橡皮艇上送行的人们告别,他挥手、挥手、再挥手,而后转身回到驾驶位,一路向西,再也没有回头,直到他的 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郭川船长失联了,郭川团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集体重聚,重新回到科尔克内斯那个面朝大海的集结地,但不论他们分散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在哪一片海洋上劈波斩浪,他们都永远忘不了那个背影,他们的心中都伫立着同一座灯塔:郭川船长。

  

在郭川这个屡次创造世界纪录的团队里,郭川早已在每个人心里刻下了永恒的印记。在大家饱含热泪的深切而永久的呼唤声中,他的名字将永远是:船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