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东风”劲!8个月时间、45000海里环球苦旅中的中国身影

船员 / /


爱看航海人 关注人·安全



“东风”破浪 直挂云帆

——记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中国船队“东风”号

(新华社 冯俊伟 谢宇智)

“要发展帆船运动,首先要让孩子们对此怀有梦想。一种文化的建立需要时间。也许在十几年后,中国也会成为一个帆船大国。”“东风”船长夏尔说。  

近日从西班牙阿利坎特港离港、正在参与第13届沃尔沃环球帆船赛较量的船队之中,有一艘船的桅杆上飘扬着一面五星红旗——这支名为“东风”的中国船队,从这里开始了将跨越8个月时间、45000海里的环球旅行。

“不可思议的挑战”

阿利坎特沃帆赛博物馆入口处的一面墙上写着:“这里像冰一样冷。你的睡袋和衣服都是湿的,而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好几周了。你只能拥有不多的几个小时的睡眠。海浪从船壳上呼啸而过的声音像一列永不停歇的高速列车。该起床了,做好准备吧,你要上甲板轮值了。”这段短短的文字,正是所有参与沃帆赛的水手们在未来8个月里日常生活的写照。

开赛前,东风号的中国船员杨济儒向记者们展示了以碳纤维制造的“豪华”船只:船尾有一大一小两个可供视频传送和日常文字通讯的昂贵卫星设备;舱内两壁镶嵌着轻质材料制作、可随船身倾斜调整角度的绷床;船内储备的食物都是经过冷冻干燥技术处理的“冻干”食品——这项技术能最大限度还原食物的滋味;还有那个被调侃为“世界上最贵也最不舒适”的马桶——为了减轻重量,它也由碳纤维制成,会随着坐在上面的人的身体晃动,此外它与船员卧舱只有一帘之隔。在这连转身都逼仄的空间里,舒适与隐私大概是最奢侈的东西。

沃帆赛被称为世界上最漫长而艰苦的赛事之一。这不仅因为船上的环境是对人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挑战,更因为水手们随时要面对各种未知的状况:狂风巨浪,暴雨烈日,暗流,冰山……还有水手们最恐惧的事故——落水。

“我们的船速太快了,大洋里的浪又这么大,如果有人落水,要收帆再回去找人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水温特别冷,留给你的时间也不多。”另一名中国船员刘学承认,但他随即强调:“我们是不会让任何一个船员落水的。”

是什么支撑着船员们度过这样一段令许多人望而生畏的旅程?第二次带领东风号参与这项赛事的法国船长夏尔给出了答案:“在航行期间,有时你会觉得度日如年,有时你会感到冷,感到饿,感觉糟糕,你想你的家人,不想再待在这鬼地方,这都是赛事的一部分,但也正是这些困难构成了它的魅力,你需要笑对它们。”他下了个定义:“这项赛事是对人类自身的一次不可思议的挑战。”

从“黑马”到“大热门”

东风号上的船员来自6个国家。其中3名来自中国。在亚洲面孔寥寥的沃帆赛上,1992年出生的陈锦浩已是一名“老人”。3年前的上届赛事中,他曾随东风号参与了全部9个赛段中的7个。“这段经历让我成长了许多,也让我更明确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成为中国最好的水手。”

然而,和所有参与了上届赛事的东风号中国船员一样,一开始,陈锦浩对离岸帆船运动的认识与其他外籍船员相比只是皮毛。用夏尔的话说:“当时他们中甚至没有一个人有过夜航经历。”

2014-2015赛季的沃帆赛,对东风号的中国船员来说不仅是一场竞赛,而且是一次成长之旅。他们要面对的除了自身经验的欠缺,还有外界的不信任。“当时外媒都说中国人是‘来玩的’,来这里完全是出于赞助商的需要。但我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我们的实力。”刘学说。

不过,中国船员在夏尔的指导和队友的帮助下,慢慢度过了磨合期,并随东风号拿下两个赛段的冠军,一举获得赛事季军。“他们的表现令人惊讶。”夏尔直言,自己为他们的进步而骄傲。“在我心里,他们就像我的孩子。现在他们都是中国最好的水手。”

3年后再次参赛,东风号已是大热之姿。“上一届没有人看好我们,而现在我们却成了热门之一,所以在成绩上要取得突破,当然会有不小的压力。”夏尔说。但他也肯定,这支队伍比上一届时更加强大,也更具经验和信心。“从这方面来说,我的压力确实变小了。”

为了备战这项赛事,东风号已在法国等地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训练。刘学骄傲地表示:“现在外界对我们抱有很大希望,因为我们是训练时间最久、准备最充分的一支船队。”

“一种文化的建立需要时间”

帆船运动在中国的基础与欧美国家相比仍显薄弱。上届沃帆赛结束后,陈锦浩有了新目标,他成立了一家名为“一加一”的航海俱乐部,以进行青少年帆船运动的教学和推广。“帆船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希望未来这项运动不仅仅只属于专业选手,而是能成为更多人的一种兴趣爱好。”

谈起俱乐部里的孩子,陈锦浩兴奋得关不上话匣子:“我想把我在沃帆赛里学到的东西、积累到的经验分享给我的学生们。在我的帆船学校里,孩子们可以学会勇敢,学会专注,学会锲而不舍,学会为自己心爱的事物付出努力,成为自己人生的船长。”

对于中国发展帆船运动的前景,夏尔也满怀期待。他以法国为例说:“法国只有六千多万人口,而中国则有十几亿人,但在法国从事这项运动的人却可能比中国要多。为什么?因为几十年前,有一名出色的法国水手参与了多项帆船赛事,他打败了当时在帆船届占据统治地位的英国人,赢得不少冠军。他激励了很多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想要赢下这项赛事:我们希望中国人为我们的成绩而骄傲,希望那些有志于从事帆船事业的年轻人也可以因此受到激励。”

“要发展帆船运动,首先要让孩子们对此怀有梦想。一种文化的建立需要时间。也许在十几年后,中国也会成为一个帆船大国。”夏尔说。

风险、创痛与希望

就在一年前,被称为“中国帆船运动第一人”的郭川在夏威夷附近海域失踪,至今仍下落不明。对此,夏尔说:“郭川的失踪是一名水手在海上可能遇到的最糟糕的事。这一事件让人感到伤心,但这也是水手生涯的一部分。无论什么运动都带有风险,甚至人生的任何时刻都会有意外发生。帆船运动并没有那么危险,请相信我们有足够的技能把控局面。”

郭川也是沃帆赛历史上出现的第一张亚洲面孔。2017年10月25日是郭川在海上失联一周年,给人留下创痛,而此时此刻,东风号正向着第一赛段的终点里斯本进发。长风破浪,直挂云帆。更多勇敢者向着承载他们梦想的海洋出发。

转载请注明:源自“航海人”

微信交流可添加“ihhr2013

{我坚持(点)您支持}


   航海人 航向美好人生   


“航海人”商业事务 联系微信juxinchina

留言仅表达好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