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业转行者系列访谈】转航之三:从主笔到主妇

航运 / /

我们不难从《转航:从黑色到绿色》的N小姐身上看到年轻人面对未来的踌躇和迷惘,同时也不难从《转航:从货代到货主》的小W身上发现其实挖掘自身价值的机会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均等的。整个《转航》系列,虽然描绘的是行业处于转型期时,模糊的个体状态,但透过典型或非典型案例所折射出的时代脉络,却是清晰可辨的。

言归正转,《转航》系列的第三位主人公是一位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M女士。出生在内蒙、学习在天津、如今又在上海相夫教女的她,足迹可谓是遍布南北……与《转航》系列中前两位主人公大相径庭的是,此前从事航运媒体工作的M女士,把人生的重心回归到了家庭,并且短时间内并没有重操旧业的打算。


见证行业辉煌

笔者:翻阅你的简历发现,几乎与物流业相关的、有代表性的媒体,如杂志、报纸、网站到新媒体都有涉足,而且相关从业经历累计起来长达十三年之久。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促使你踏入航运媒体圈子并坚持下来的?

M女士:哈哈,是吗?天南地北倒是真的,具体几家媒体我都不记得了。我是2003年在天津毕业的,专科广告专业,本科新闻学,对口的单位应该是传媒类单位。但知名度高的大众媒体竞争非常激烈,在拼爹、拼颜值、拼学历等等方面我都没有足够的信心胜出。在那个迷茫期,恰好有个做物流专业杂志代理的朋友说物流业如何如何前途无量,物流传媒的市场如何如何广阔……然后,我被忽悠进了天津的一家与储运相关的行业杂志社。其实朋友也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忽悠,现在回想起来,我入行的那些年,不论陆、海、空,物流行业的盈利能力都非常不错——从那时候各家企业办各种推介活动、新闻发布会的密集度就能看出来,当然媒体人的车马费和礼品水平也是非常不错的。但作为行业媒体,专业性强、过于小众,想转行就很难了。


笔者:不难发现你一入行就见证了行业的巅峰期,这种局面维持了多久?行业的火热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M女士: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刚入行时称不上巅峰期。对于行业媒体来说,你所谓的“巅峰期”尚需三年时间的酝酿——差不多在2006年达到巅峰,而到2008年来了个“之”字型大转弯。究其原因——我做次“事后诸葛亮”哈——不外乎以下几点:首先,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力度还远没有现在这么大,这点是最重要的。其次,供应链各分行业,或者说子板块都有利用媒体发声的广告欲望,更有甚者会揭竿而起,酝酿成立自己的传媒企业。在上述那家与储运相关的行业杂志社工作了两年,没少东奔西跑——想写出好文章,第一就是要深入一线了解情况,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就一个“假大空”而已。第二就是要直面企业负责人,管理者的理念往往会给你带来灵感。总的来说我是幸运的,第一份工作的档口正好处于行业的上升期,虽然忙忙碌碌,但切切实实地了解到了非常多的企业运作实务及行业媒体的各种“玩法”。


笔者:那段时间听着就很充实的样子。我这里有个问题,行业媒体应该也需要建立自己的“造血机制”,不能光靠爬格子挣钱。你的“第一桶金”是通过何条渠道挖得的?

M女士:哈哈,当然,人不能光靠“喝墨水”活着。媒体的影响力如何,要由“吸金”能力来体现。提高市场竞争力,除了做好文章外,也要有强大的经济支撑。一直以来我的职业身份都是多重的:笔者+市场+广告。第一家企业我做了两年,我策划开了个分类广告栏目,那时候接的都是一年几千块的小单子。第一单是啥忘了,最大的一单来自一家日本的叉车企业,一期封二的费用是9600元。当然,同样也是出于对你所谓“造血机制”的考虑,我跳槽去了另一家杂志社的上海记者站做记者。在该记者站做了又是两年多的光景。那时大物流和供应链概念得到推崇,专业媒体都鉴于物流行业上下游本来就存在较多的重叠区,类似的情况在行业传媒内很普遍。


笔者:一份统计报告显示,职场女性在最初57年的职业轨迹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今后的发展,在这段关键期中,一直在东奔西走的你又经历了怎样的波折?

M女士:你说得对,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很关键,大事接连不断。从某杂志社跳出来后,我在一家行业类广告企业做了十个月,期间一直在操作某物流报地区代理事宜并打算出地区版,结果投资方老板的理念与我的想法相左——他一门心思想做自己的内刊。


陪伴孩童成长

M女士:时间来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海啸让我隐隐地感觉到如果有想法就必须斩钉截铁。所以我毅然决然地联手上海一家物流企业的老板设立了某物流报的驻沪办。带这个亲手栽培的“娃娃”走了四年多,期间行业媒体的处境朝不如夕,必须谋求新的发展模式和途径。在完成“娃娃”与某区政府航运办合办供应链高层峰会的项目后,某物流网高层向我伸出“橄榄枝”,想带我一起彻底改造其网站,做成行业里的标杆。后来种种原因,高层被迫出走,我也就跟着辞职了。


笔者:过山车一般的职场生涯……我觉得以你的能力,现在选择回家带娃,在我看来有些大材小用的味道。

M女士:我不认可你的观点。首先,在最后一家行业媒体也做了两年多,离职并非由于做得不开心或者是对收入不满,我对行业媒体还是抱有很大信心的——物流传媒能做的文章会越来越多,例如:国企改革的推进、航运电商平台的革新,特别是要注意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巨大机会。其次,我不想错过孩子成长的重要阶段,孩子在三年级之前,是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的养成期,如果抓得好,孩子会受益终生,今后家长也会相对轻松一些,小孩嘛,是家庭的希望。最后,我想说的是每个人的价值认同感都不同,做出的选择也就多元化,没有对错可评判。在不同的阶段,追求的东西不同,无论做什么,付出和回报都是成比例的。在舍与得之间寻求平衡,调整自己最佳状态,正如在看到行业不景气的时候,要看到潜在的机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