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初识区块链

航运 / /



《航运交易公报》2017年第37期刊载的《“坑货”“坑跌”一箩筐》一文为读者描绘了一个险象环生的航贸业——货物分分钟没影,货款眨眨眼缩水。笔者在文章的结尾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痛点不除坑难填,相当多的坑或受制于体系的先天局限,或被现有的组织框架所羁绊。航贸业发展到今天,事实上已经“养”不起那么多人——而“养闲人”的代价势必是效率低下,在现有的模式下运作得步步惊心——很多情况下我们只能唏嘘慨叹地去补救。

惟有体制和技术革命才能拯救航贸业,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以集运业为例,这几年我们看到了太多并购的案例,然而,越来越大的不仅仅是班轮公司,还有集装箱船——如果说这一切离你我都还比较远的话,那么从密集的船期中不难嗅到班轮公司意图挤压出最后一点效率的努力。对于想从根本上解决效率低下难题的班轮公司而言,这些努力却未必是足够的。

ICO(首次代币发行)的失败加速了人们了解“区块链”等新兴概念的进度。那么什么是区块链?它将给航贸业带来何种程度上的变革?

 


 

曾几何时“区块链”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个略显陌生的名词,但随着其越来越高的出镜率,几乎成了一个互联网高频词。然而,区块链究竟是什么?区块链目前有何种程度的运用?区块链与航运的交集又在哪里?

你好,@区块链


问了几个自己身边的人,同一个问题:区块链是什么?大多数人显得一脸茫然,少部分人对笔者一番滔滔不绝之后,其结果是令我更加迷惘。

国外机构调查显示,包括硅谷在内,对与区块链技术相关的人才可谓是求贤若渴——可是即便是开出百万美元的薪资,区块链类人才还是出现了断层——鉴于这种情况,嗅觉灵敏的高校已经抓紧开设有关区块链的课程,当然选报的学生可以说是趋之若鹜。

综上所述,这里需要强调的是,除非对方告诉你一个逻辑上尚属自洽的区块链故事,否则除了让你更糊涂之外,可能不会带来任何积极效果。

这难免令人联想起之前有很多人站出来说“互联网+金融”的故事,在这些听上去很美丽的故事背后,往往是深不可测的坑。

那么对于“好奇宝宝”来说,区块链就是不能碰的“烫手山芋”吗?

其实也不尽然,支付宝的底层原理,笔者相信也没多少人真正能说清楚,然而它依然在中国成燎原之势。技术爆炸的一个结果就是,懂技术的人坚持职业操守,而使用的人给予对方“信任”。类比区块链,对于底层而言,应用者其实无需过问太多。


区块链是什么

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账本”化的“数据库”,区块链技术本身可能并不包含“账本”。为了便于理解,我们有必要将区块链概念中的关键词两两组合(请注意,这种组合并不严谨),分别看看什么是“去中心化的账本”,以及什么是“分布式的数据库”。

首先,说说什么是“去中心化的账本”。如配图中的上半部分所示,在“中心式的记账模式”中,达成“共识”的基本条件是找到具有权威性的、可充当“中心”的人或机构(当今社会以这种机构为主)。围绕借贷双方关于10块钱的冲突,身为知情人的路人乙的舅舅充当了这个“中心”。

当今社会,“路人乙的舅舅”可能会由银行、金融机构等专业机构充当,给人的感觉是:虽然我们知道舅舅们的工作不好干,但第一舅舅们不免费,第二舅舅们的效率和公正性有时候不敢恭维。据此,我们就有理由期待一种“去中心化”的记账模式。由配图的下半部分所示,只要路人甲与路人乙的借贷关系是明确的(图中是双方主动声明),那么其余众路人就会在“去中心化的账本”中记录道: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路人乙欠路人甲10块钱——一个区块(账页)就这么轻松愉快地诞生了。由于加密手段的存在,这种账页是不可篡改的(保证安全性),如此地,将这些账页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叠加,然后“造册”,我们说的“区块链”就是这个由好多账页“打孔”“装订”而形成的“账本”。

显然,这个账本的维护者并非是某个中心,乍看之下这种模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可取之处,其实不然。但就效率层面上说,由于“去中心化的账本”除却了“中心成本”,或者说原先的中心可以成为共同维护账本的参与方(比如银行等机构不会因为区块链而消亡,但会从传统“中心”变成“参与方”,共同维护这个“去中心化的账本”)。如此一来可以省去相当多的成本(其中当然包括财务成本,也包括流程简化后省下的各种成本),而这部分省下的“利润”会推动各参与方积极维护该“去中心化的账本”的动力(我这里可没说是比特币奖励)。另外,由于交易人工在根本上被交易算法所替代,在一定程度上杜绝了人为错误可能带来的损失。

其次,说说什么是“分布式数据库”。分布式,听上去可能不太直观,但大多数人肯定用过P2P软件。在“去中心化的账本”的应用场景下,显然是需要用到“分布式数据库”的。


这里依然不讨论底层技术层面的问题,需要注意的是基于“去中心、分布式”的理念,各参与方(不仅是交易的甲乙双方)可以共同维护和更新同一个共享的数据库账本。所有的参与方,都将拥有并可以更新自己的“去中心化的账本”,核心业务数据都会被写入这个“去中心化的账本”,其中P2P技术保证了这个账本的内容同步,前面说过的密码学机制保证了数据的隐私性和不可篡改。


区块链有啥用

由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区块链是对现在这种“中心化”模式的再压榨,总有一天区块链本身也会走到今天“中心化”模式的尴尬境地,到时候会有新的什么“链”出来拯救地球人的。我们一起来看看当下区块链能起的作用和受到的制限。

首先,区块链技术可以提高管理效率(往细里说就是财务绩效,有理由相信区块链技术具有相当的安全性)。当然,这部分作用之所以会凸显,是因为区块链技术目前尚处于实验阶段,运用范围和运用节点的双重局限所造成的。

其次,区块链技术所依仗的“天然互信”机制有助于巩固客户群的稳定性,被拖进“圈子”的客户应该是不太容易叛变的(这点尚待考证)。但反过来想,靠运用区块链技术划定“小圈子”的做法与区块链的初衷是大大背离的。

如果觉得上文的表述有含混不清和过于抽象的地方,那么不妨看看下文这则区块链技术的运用实例。



 

众所周知,要将一个抽象的概念上升到实际应用层面,经历的何止是“坎坷”二字。行业的领军企业已然将“蓝图”付诸实验,让我们有机会一窥“区块链+航贸”之究竟。

区块链 + 航贸


区块链有没有实际落地的项目?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有,而且与航贸业的联系非常密切,IBM此前公布的一个区块链项目,恰恰就是与业内巨头马士基航运合作,利用区块链提升跨境供应链的效率,从而节省成本并降低贸易风险。本篇的案例来源于知乎网用户“IBM中国”5月份对于《区块链是什么,如何简单易懂地介绍区块链?》一问的解答。选择该实验性案例的原因如下:首先,该案例主体为肯尼亚至荷兰的鲜花贸易,这是笔者在之前的冷链系列文章中所着重关注过的。其次,实验的实施方IBM和马士基航运分别在技术和航贸领域处于行业翘楚地位,“走偏”的可能性相对较小。最后,该案例中基于现有模式下的运营呈现出航贸业目前的诸多典型痛点,我们有理由从中总结出区块链技术是如何对其各个击破的。

从实务操作层面来解读区块链,也许比概念化的解读少了那么些“高大上”的意思,但是给航贸业从业人士带来的启迪或许会更大。


鲜花贸易之现状

鲜花种植产业是肯尼亚的经济支柱,而全球最大的花卉交易市场则远在荷兰。这桩看似简单的鲜花贸易事实上包括了众多参与者,而马士基航运在其中提供的海运服务是连接上下游环节的根本。在生产端,花农和向花农收购鲜花的鲜花出口商或许会有必要向银行贷款,通过融资来保证资金来源。鲜花出口商在接到鲜花订单并完成备货后,所出口的鲜花需要通过肯尼亚当地的检验检疫部门的检验,并经由当地海关放行——在此过程中,该批货物所需要的出口单证需要花农、货主甚至货代企业等多方协力方可制备完成,而陆上的储运企业则将完成货物装箱和将集装箱运抵蒙巴萨港等工作。这只满载鲜花的冷藏箱在蒙巴萨港上船后,经过约20天的海上之旅,到达荷兰的鹿特丹港。冷藏箱上岸后,则需要在荷兰完成海关清关、检验检疫部门查验后,才能经由荷兰的物流企业将货物运送到最终收货人手中(最终收货人也有可能向当地银行融资)……

据统计,这桩历时约20天的跨国供应链案例中,参与方近10家、参与角色约30个,其中所包含的单证或文档,纸质的抑或是电子的总计200多份,其中难以避免的是低效的重复劳动。而各参与者在不同时间节点又拥有不同的诉求,例如最终收货人会更关心货物的具体位置以便确保买家对于时间的要求得到保证,而同一时间鲜花出口商更关心冷藏箱的温湿度是否满足鲜花贮藏的要求,从而让货损降到最低限度。

显而易见,这桩小小的案例折射出的是一个巨大而庞杂的系统工程。而这个系统的内部难以避免地会存在低效的节点或难以企及的诉求,这一切都阻碍着效率提升。


该鲜花贸易链体系中,鲜花+单证、文档及实时数据+涉航贸资金构成了最基本的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在传统解决方案模式下,所有的涉航贸参与方(花农、鲜花出口商、银行、商检部门、物流企业、储运企业、港口、海关、班轮公司和最终收货人)都拥有各自独立的业务系统(形式不限于ERP或其他类型),其中核心业务数据和信息都存放在自己的本地数据库或云端数据库中,然而,由于核心业务数据和信息对企业极为重要,因此实际上该部分资源的流通性很差。比方在肯尼亚与荷兰鲜花贸易这桩案例中,如果我们需要跟踪其中一笔订单的实时信息或过往文档,这些数据极有可能会被存储在上述不同参与方各自独立的数据库内。即便是某些核心业务数据和信息,在特定的场景中能够实现接通和整合,然而,在传统B2B模式场景中,这类跨系统的接通和整合相对比较松散,同时存在着很多不可避免的缺点。

首先,整个流程周期长、环节多、透明性差。比方说,货物抵达某首次合作的储运企业后,货主会突然发现其流程无法跟踪,原因是该储运企业内部数据不对外提供或者没有专人可以问询。其次,航贸业整体的数字化程度虽然得到显著提升,但由于操作习惯固化,需要人工操作环节还是很多,有人参与的地方难免会有效率折损甚至错误发生。依然以陆上运输端为例,送仓时会核对出运数目,到了储运企业,需要安排专人再次确认核对出运数据和相关陆上端货损并通知客户——在目前这种航贸逻辑下,对前道是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能给的。最后,参与方对各自存储的数据拥有绝对的控制权,数据本身被篡改的风险很大,一旦数据出现不一致的情况,不仅修改起来麻烦,而且追责也麻烦。一些原本不起眼的核心数据,一旦出了问题,后果会很严重。比如,某外贸企业有一家重要的非洲客户,该客户在《装箱说明》中特意强调了单一纸箱的毛净重必须准确,然而该外贸企业在实际操作中将毛重随意填写为净重+6千克,结果导致非洲客户无法清关。航贸业本身,类似的数据捏造、篡改乃至多方监管不力的情形不胜枚举。

这些导致航贸业滞胀的痛点是否无法清除?联想到基于 “去中心”,或者温和点说是“分布式”的模型,能够使上述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在参与方众多的情况下实现接通和整合,让流动过程得以透明化、可追溯化,同时,数据本身不会遭到篡改。


区块链如鲜花绽放

如此便有了区块链在肯尼亚与荷兰鲜花贸易领域的首次绽放。

首先,着力解决这个20天跨国贸易案例的周期长、环节多、透明度差的问题。有了区块链,就不必被整个流程中所产生200多份单证和文档吓倒了。由于数据是随时写入区块链的,同时各参与方的数据又是保持同步的,故在理想状态下可以省去相当数量的重复性录入工作。更重要的是,不管是花农、贸易商,还是海关、商检部门、银行,都有权随时掌握货物动态。这也就满足了最终收货人想实时了解货物具体位置的诉求(通过GPS等实现),同时也满足了鲜花出口商对于鲜花贮藏时冷藏箱的温湿度的要求(通过马士基航运RCM服务可以实现)。

其次,一揽子解决数字化程度低和数据的流通安全问题。基于参与方的天然互信,就能够由各参与方共同维护和更新同一个共享的数据库账本。所有的参与方,都拥有和更新自己的“工作簿”,核心业务数据都会被写入“共享账本”。其中,P2P技术保证了这些账本的内容同步;密码学的机制保证了数据的隐私性和不可篡改。

最后,贸易相关的支付、结算工作,可以利用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自动实现,这样就能做到账期大大压缩,甚至可以做到接近实时的支付结算。类比当下的模式,比较像加强版的信用证——电子化了的信用证,只要提交给银行的单证没有不符点,银行就给钱。

说了那么多,或许会有读者质疑上述模式的可操作性,例如:航贸领域中的诸多场景并非理想化的,同时存在着大量不确定性因素和定制化工作。针对这种说法,需要说明的是IBM和马士基航运的区块链项目尚处于实验阶段,选取的对象也是较为成熟的肯尼亚与荷兰鲜花贸易,其参与各方之间拥有积累的“信任”,且整个流程参与方也可以说是谙熟于心。



 

很多人对“区块链”三个字的知晓度不及“比特币”多,对区块链这项技术本身,更多的人是抱观望的态度。

区块链与中国


之前说了什么是区块链,以及区块链在行业内的应用实例,接下来有必要讨论区块链在中国落地的情况。

9月,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叫停ICO并不妨碍研究区块链技术——这应该算是目前最有力的官方表态。笔者在一次与沪上知名投资人黄博士的闲聊中提及区块链,他的观点具有一定的典型性:推进有避障,前途无限量。

博士指出:所谓“推进避障”,最大的因素来自于人才短缺——目前懂区块链的人可谓凤毛麟角,即便弄明白了,与实务的对接又是另外一回事——我们需要一种复合型人才。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复合型人才不是指既要懂实务又要懂IT,区块链的底层运作机理可以不用了解透彻,但表面上怎么运作须“门清”;另一个因素在于政策引导,千万不要忘记之前因为互联网金融概念带来的一些惨痛教训。至于“前途无限”,更多是由于目前各行业都在寻求突破现有模式的增值点,或者说希望运作效率获得极大提升——在充分挖掘现有潜力无效的前提下,只有借助于技术手段来突破瓶颈。

他山之石

除了之前详细剖解的IBM联合马士基航运的案例外,这里再列举一些案例,综合分析区块链的应用价值和场景异同。

首先,安永携手马士基航运等7家企业建立的全球首个航运险区块链平台。相关金融类媒体评论称:这将直击航运保险当前存在的生态链过于复杂的问题。由于航运业务参与方众多,导致信息传输需时较久、各类文件和复印件繁多、交易量大、对账困难。在引入区块链技术后,数据透明度会大大提升,保险企业也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减少手动数据输入,从而降低对账难度及行政成本,以提高效率、增加利润。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之所以航运保险业会率先试水区块链技术,也是与其普遍亏损的行业背景息息相关的。

其次,与马士基航运相比拟的是,82494,现代商船完成了首次区块链实验,即一艘冷藏船在釜山至青岛的航行途中检验了区块链在多个流程中的作用。现代商船相关人员表示:从订舱到交付,全流程地审核了区块链技术运用于物流业的可行性。各参与方通过公钥加密安全地共享文件,并且在船舶进离港时对提单和预录信息等核心业务数据进行了无纸化操作。


可以攻玉

从以上三桩案例不难分析出,在全球范围内,区块链技术的运用层面尚属浅表,这不仅与在技术层面其单位时间处理的交易量瓶颈有关,也从某种角度上昭示着这种技术的不成熟。那么这种现状与中国何干?

不夸张地说,这或许是中国另一次弯道超车的机会,如同当下发展迅速的移动支付一样。移动支付的兴起加速了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的进程,而这种进程的副产品却未必是构想者的初衷——个人的信用体系从线下征信模式被挪到了线上,从而使得征信变得愈加容易。当你点出手机上的二维码给对方扫描,其实不仅仅是你对支付宝平台的信任,某种程度上确立了双方的临时契约关系。“去中心化”或者说“分布式”的区块链未必会有这样一个确信平台,但在B2B的场景下,能够做到的肯定不止是上文所说的“降低对账难度及行政成本”,或许是组织架构和社会层级关系的颠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