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关系再度紧张,伊朗抛出的新船订单,谁敢接?

海事 / /

记者 赵芸


近日,有媒体称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欲扩张船队,订造3艘超大型油船(VLCC)和2艘MR型成品油船,总价值超过3亿美元。可见,经济制裁解除后,伊朗想要重返国际市场,提升原油产量态度强烈。面对这一订单,中韩船厂积极争取。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所谓3亿美元订单,其实是以低价抛给船厂。而且,当前美伊关系再度紧张,给伊朗扩大石油出口蒙上阴影。虽然中、韩船厂态度积极、低价抢单;但在日本船厂方面,他们虽然受邀竞标,但态度谨慎。



今年6月,NITC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国际市场对油船需求量呈上升趋势,公司订造新船是为了更新船队,而非扩大船队规模。而且,目前新船价格处于历史低位,正是更新船队的最佳时机。但业内人士指出,NITC船队船龄结构相对年轻,其中55艘油船中,船龄在10年以内的数量占到一半。据此判断,此次订造新船除了有“抄底”意味,NITC还考虑到了未来市场的需求


他还提到,美伊在核问题上分歧可能会影响伊朗的原油需求量,进而影响伊朗船东更新船队的决定。同时,即便最后伊朗决定下单建造VLCC和MR型成品油船,不出意外的话,伊方缺资金是大概率事件。而且他认为,3+2艘船,从量上看并不大,对于竞标的各国船企而言,更关注的是船价,毕竟,近两年来各国承接的新订单价格已经逼近船厂底线。


制裁还是放宽?


从时间维度看,美国已近40年没有购买过伊朗的石油。长期压抑后,伊朗自去年不再受到严格制裁以来,其石油大量涌入亚欧市场,石油出口量上升至2.2~2.4百万桶/天。欧盟解除禁运后,伊朗对欧洲的出口量飙升至50万桶/天左右。


但今年10月23日晚,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结束对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的访问,突访伊拉克。分析人士指出,蒂勒森此行表明,特朗普政府将进一步调整中东政策,巩固与中东传统盟友的关系,加强对宿敌伊朗的遏制。


与此同时,NITC对外传出订造VLCC及MR型油船的消息,并得到了远东业内人士的证实。


对于伊朗而言,一个靠石油起家致富的国家,本国的油气资源对其未来的发展有多重要,不言而喻。而一个经济制裁所带来的贸易影响有多严重,看一组数据就知道了。2012年,欧美对伊朗制裁全面升级,伊朗石油出口受阻,产量与出口量大幅下跌。2012年初伊朗产量为346万桶/日,7月实行禁运后,迅速下降至280万桶/日。2016年,对伊原油禁运制裁全面取消。解除禁运后,伊朗石油产量与出口大幅回升。目前,伊朗产量已经恢复到383万桶/日的水平。


业内人士认为,当前伊朗产量已经恢复至历史较高水平,之后的增长潜能受限,而且伊朗参加了减产协议,由此可知,伊朗产量在短期内将在区间波动。如果美国单方面决定再次对伊朗实施制裁,伊朗产量将大幅收缩。届时,油船市场和油船市场是否春风拂来,未知性很大。



寻求第三方融资


此次,NITC订造的VLCC价格约为每艘8000万美元,MR型成品油船的价格为每艘3300万美元。这个价格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美丽。“目前国际新船市场上,VLCC价格应该为8300万美元,以前船市好的时候达到1亿多美元。可见,这份订单量不大、金子也不多。NITC很有可能需要国外公司提供融资支持,才能下单。不过,就这点看,中国船企有更多的融资优势。”他说。


长期以来,中国船厂和伊朗船东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因而,在订单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例如,2009年8月,NITC曾通过中资公司,在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和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各订造了6艘31.8万载重吨大型矿砂船(VLOC),每艘价格为1.03亿美元,合同总金额超过12亿美元,这12艘船在2012年及2013年交付。同时,中国国内的各家银行租赁公司等,也更欢迎支持那些将新船订单放在中国船厂建造的船东。


反观韩国和日本,今年来,韩国金融机构已经开始收紧对韩国船企新造船的融资贷款,日本船金融机构受航运市场低迷影响,船舶融资方向发生变化,减少向船东发放以项目为基础的新船贷款,转向以资产为基础的船舶融资,提供贷款额度也由新船价格85%~95%降至50%左右。。


最终订单“花落谁家”全看合作双方是否看对眼。但在预付款比例低、国际市场变数大的情况下,订单得到安全签约、新船得到顺利交付,才最牵动人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