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报·现场】水下国之重器的“护工”,“憋”5个月就做一件事

海事 / /

 记者 张弘弢 通讯员 刘高峰 孟赞

交船试航队在生活楼前合影/孟赞摄


华伟用找来的榔头连续敲打着舱口盖锁死的活动部件,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落下。


距离指挥室下潜口令下达已经过去了10分钟,所有人仍在等待华伟和他的兄弟们将舱口盖关闭。


据工作人员回忆,这是该水下高新产品5个月10次试航以来,遇到的最棘手情况


当时出问题的是1舱出入口的下舱口盖,虽然当天下潜深度较浅,即便只有上舱口盖密闭,也能保证安全,但江南造船交船试航团队,不允许任何一次试航在一丁点隐患中进行。


确保绝对安全,完成试航任务,是这支队伍唯一的执念。



“飞机出事生还的可能都比我们大”

“每次试航人数有限,会根据项目确定具体人员,那天负责舱口盖的技术人员正好不在。”同样参与排险工作的勝晓回忆说,下潜的口令一下达,没有二话可讲,要么排除故障,要么放弃试航。

   

与水面船舶相比,水下装备试航需要协调的事务涉及方方面面,而且要考虑渔期,一次耽误了,再调整会很麻烦。


为了顺利完成试航,作为江南造船交船试航队队长的华伟拉上几个兄弟就干了起来。一开始,他们认为是油漆进入了舱口盖的活动部件,后来又判断是异物堵住,他们担心是金属异物,如果用力过猛可能导致设备完全损坏,如此一来,必将影响后续试航时间。


于是,几个人决定选择最原始的方式,敲击活动部件,让异物逐渐移位,既不破坏设备,也能让活动部件旋住。20分钟后,伴随部件旋动发出清脆的一声“咔”,华伟用洪亮的声音向指挥室报告:“故障已排除,1舱下舱口盖完全关闭!”


“该类产品对水密性要求极高,在下潜水深有限的情况下,一层密闭问题不大,可‘双保险’能让所有人更放心。”勝晓说。不论是建造方法、工艺选择,还是材料应用,江南造船水下产品追求的都是“滴水不漏”,如果设计和建造团队能做到,那试航团队没理由做不到。


故障排除后,试航团队全面分析了隐患产生的原因,纠正了试航前只检查上舱口盖不检查下舱口盖的“漏”习,要求每一项工作必须做到细之又细,严之再严。

   

飞机出事生还的可能都比我们大。”每每说到质量与安全,平时笑容可掬的华伟都会立刻变得严肃,并说出这句口头禅。


交船试航队组织收看十九大开幕会/孟赞摄



“半夜上厕所回来,你的铺位就没了”

水下安全之所以重要,还在于空间有限。


本就狭窄的空间摆上各种船用设备,即便个子适中的人侧身通过,也会磕磕碰碰。出于设备可视与可维修的考虑,众多设备还裸露安装在舱壁上,脑袋“中招”是其次,万一不小心误碰了关键设备,极易引发安全事故。


身高1米85的宋明是试航团队的海拔担当,他负责设备起重、封舱和安装,参加过2次试航。在他看来,水下试航比在水面累。由于个子高,他在舱里需要弯腰走,有时还得蹲着走,去一次回来,腰酸背疼都不算啥。


为了减少走动,节约空间,试航团队把“群租房”搬了进来。设备旁如果有个能坐的地方,都会放上一块长不足1米5,宽不到70厘米的垫子,权做“卧铺”;如果某些噪声较大的大件设备四周能有躺的空间,则是属于“沾枕头就着”——睡眠质量极高之人的“头等舱”。“设备多、空间小,有个地方躺躺,累了,就能睡着。”宋明说。


碰上重要试验,舱内的人均居住面积会更小。一个20平方米的稍大舱室里,有时候会被30个人挤成大通铺。“人挤人,翻个身都挺难,半夜上厕所回来,你的铺位就没了。”江南造船交船试航队总负责人王奇说。


自己的“住宿”条件再艰苦,试航团队依然不忘给别人改善居住状况。为了让随船官兵睡的舒适,以更好的精神状态参加试航,试航团队将士兵们铺位上原先的挡板换成了可收缩的安全带,防止被褥滑落和人员磕碰。另外,还在会议室座位的边缘增加了一条约10厘米宽的可折板,让借此睡觉的士兵可以享受“大床房”的待遇。


“这些细节的处理,能展现我们的服务意识。让官兵休息好,这对试航安全,对交付后使用安全都有好处。”王奇说。


交船试航队列队准备送船出海/孟赞摄



“就算吸一口雾霾,我都觉得畅快”

在水下,空气也成了奢侈品。


据介绍,该产品最长一次试航时间为三昼四夜,当时舱内有100余人在高温密闭环境下连续工作。新设备的气味、人体散发的汗味以及各种异味交织在一起,长时间不能流通,个中的“酸爽”难以想象。


“试航人员会穿容易吸汗的衣服和布鞋,我们带的食材很少有姜、蒜;大豆等能使人体产生异味的食品也很少。”王奇说,水下装备会配备空气“搅拌”装置,将几个舱室的空气混合一下,有利于散味,但时间长了,作用也有限。


那次三昼四夜之旅,还有一项对试航人员呼吸的“终极挑战”——测噪试验。为了降低舱内的噪声实现静默,试验时必须每间隔一段时间关闭供氧系统、二氧化碳吸收装置、空调等设备3个小时。


“一般这些系统关掉半个小时,人体就会产生难受的感觉,而二氧化碳监测装置也会不停报警。”华伟说,他们会关掉报警装置,排除干扰,“晕晕乎乎”继续完成试验。

    

正是在呼吸都困难的状态下,试航团队在5个月里增加了300%的昼夜航行次数,将需要的试航次数减少了1/3,其中95%的试验项目一次性成功,故障率下降了60%,更重要的是,没有出现任何安全事故。


测噪试验成功结束后,华伟爬出舱外,迎着初升的朝阳,用手机记录下海天被阳光映红的瞬间。“重见天日”的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叹道:“现在就算是吸一口雾霾,我都觉得畅快。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所有人名均为化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