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定代表人签署担保函的效力以及租金支付是否是条件条款 | 海商法资讯

海事 / /

订阅本号:点击上方「海商法资讯」→点击「关注」,即可持续接收海商法资讯


实践中出现了一些没有法人的盖章、没有法定代表人的签字、只有非法定代表人的签字的合同,这些合同是否约束法人?以及在英国法下,支付租金是否是定期租船合同的条件条款?就上述问题(主要是第一个问题),笔者撰写文章如下:

一、案件事实

A公司作为船舶所有人与B公司作为租船人签订了定期租船合同,A公司基于对B公司履行能力的考虑,要求B公司的母公司C公司为B公司提供一份租船合同履约担保。后C公司签署了《担保函》。《担保函》约定的适用法是英国法,管辖法院是英国高等法院。代表C公司签署《担保函》的是其执行董事和总裁J先生(其不是C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担保函》上J先生签名的下方明确打印着“Title: Board Chairman”“For andon behalf of ”C公司。在定期租船合同履行过程中,B公司拖欠A公司多期租金。A公司遂书面要求C公司承担《担保函》下的担保责任。鉴于C公司迟迟不履行担保责任,A公司无奈对C公司在英国法院提起了诉讼。C公司在收到法院文件后,提出A公司起诉所依据的《担保函》上J先生的签字,没有经过C公司的授权,因此,主张《担保函》对C公司不具有约束力。

在英国法院诉讼程序中,英国高等法院总结了七个争议焦点,第一个是《担保函》是否约束C公司,其中第一个问题还附带涉及未经审批登记的对外担保的效力和债权人过错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支付租金是不是租船合同的条件条款。英国法院将第一个问题进一步细化为几个小问题:第一,J先生是否有实际授权签署《担保函》?第二,J先生是否构成表见代理?第三,C公司是否认可了《担保函》?根据英国相关法律规定,第一个小问题应适用中国法,第二和第三个小问题适用英国法。

二、案件争议与评述

(一)非法定代表人签署的《担保函》是否约束C公司

《合同法》第32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盖章时合同成立。”根据该条规定,签字或盖章只具备其一便可使合同成立。如果合同上只有签字没有盖章,且签字的不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那么该签字是否约束法人?随着商事交往的日益国际化,在合同上签字而不盖章的情况越来越多,而且对公司内部来讲,也不是任何合同都需要上升到法定代表人签字的程度,那么,非法定代表人签字但未盖章的合同是否约束法人?

我所杨文贵律师作为A公司在英国诉讼程序中委托的中国法专家就第一个争议焦点问题出具了中国法下的意见,我所提供了两份专家意见,杨文贵律师在英国庭审中接受了质询,最终,英国高等法院认可了我们在中国下的法律意见,认为J先生具有签署《担保函》的实际授权。我们的理由和依据简要概括如下:

1.通常情况下,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对此,《民法通则》第38条规定有相关规定,但并非只有法定代表人的行为才约束法人。《民法通则》第43条规定:“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由此可见,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企业法人对不是法定代表人的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也要承担责任。

2.作为对《民法通则》第43条的进一步细化和明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民法通则意见》)第58条规定:“企业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以法人名义从事的经营活动,给他人造成经济损失的,企业法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与《民法通则》第43条相比,《民法通则意见》第58条明确了两个限制,以“法人名义”、“经营活动”。J先生签署《担保函》时明确“for and on behalf of”C公司,C公司作为大型物流企业,其业务板块中包括海运,所以C公司为子公司B公司提供租船合同担保函,也属于C公司正常的经营范围。需要说明的是,J先生在签署涉案担保时,虽然不是C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其也不是一般的公司员工,J先生是C公司的执行董事和总裁,负责C公司的日常经营活动,其职务仅次于作为董事长的法定代表人。综上,根据《民法通则》第43条和《民法通则意见》第58条,J先生签署《担保函》的行为应属于C公司的“其他工作人员”以法人名义而为的经营活动,应由C公司承担责任。

3.除了上述法律条文外,我们还引用了《民法通则》第66条第1款“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事实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我们将此条作为默示授权在法律意见中进行阐述。虽然C公司的法定代表人L先生出具证词称他从没有授权J先生签署涉案担保函,但本案中有以下事实是不能回避的:在租船合同谈判过程中,B公司经办人员曾发邮件表示租船合同和担保函需要获得租家董事会批准(subject to board approval),后B公司又确认,租船合同和《担保函》已经获得董事会确认(board approval lifted)。根据相关信息,L先生除了是C公司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外,还是B公司的董事。根据通常的情况,如果B公司董事会确认了租船合同和《担保函》,那么L先生作为B公司的董事,也应知悉上述租船合同和《担保函》。但是当L先生知悉J先生代表C公司签署《担保函》时,却没有作出任何反对或否认,所以,根据《民法通则》第66条规定,可以认为L先生同意或授权J先生签署《担保函》。

4.此外,本案另一个重要的事实是:在A公司对C公司提起诉讼前,A公司曾通过租船经纪要求C公司在某年9月23号前履行《担保函》下的担保责任。C公司的合规部经理Z先生在收到租船经纪的催促邮件后,书面回复大致意思如下:因为集团面临的财务压力,9月23号不太现实,所以请船舶所有人耐心等到10月份。根据C公司法定代表人L先生出具的Witness Statement,C公司对外出具的重要文件,包括像涉案这种对外担保,需要经过合规部审核。而从C公司合规部经理Z先生回复的措辞看,Z先生对于A公司主张的《担保函》一点都不意外,也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更没有拒绝履行《担保函》,只是在履行的时间上,请求船舶所有人可以给予延期。因此,可以合理地推断,在J先生签署《担保函》时,J先生有C公司的授权,或者,C公司是知情的也没有提出任何反对。

5.鉴于篇幅的限制,该问题的其他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文不再论述。在本案的法律意见中,我们还援引了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两个案例。

(三)债权人对于未经审批登记的对外担保是否有过错

C公司出具涉案《担保函》在2010年3月,根据当时的相关规定,该《担保函》应经过相关主管部门的审批和登记,否则无效(现行的法律规定已放宽要求)。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主合同有效而担保合同无效,债权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债权人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债权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英国法院最终认可了我们的意见,认为涉案《担保函》没有经过审批登记的过错都在C公司,A公司没有过错,因此判C公司承担100%的担保责任。

(四)支付租金是否是期租合同的条件条款

在1973年的The Brimnes一案中,英国高等法院的Brandon法官认为租金支付条款并不是一个条件条款,只是中间条款。40年后,在2013年的The Astra一案中,英国高等法院的Flaux法官做出了不一样的认定,判决租金支付条款为条件条款。在本案中,英国高等法院的Popplewell法官在充分考虑了The Astra一案法官的理由后,认为定期租船合同下租金支付不是条件条款。

作者信息:

吴亚男 北京市海通律师事务所

邮箱:yanan.wu@haitonglawyer.com

如果喜欢本文,就把它推荐给你的朋友们吧。

——————————

﹥﹥﹥投稿请寄:cflaw@foxmail.com

海商法交流QQ群:185268600;微博:@海商法资讯;添加微信号leirongfei加微信群!

提示:在本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杨良宜”,即可下载杨先生电子版图书;回复2015,可获取2015年文章目录;回复“司法解释”,即可查阅最高院司法解释。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