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法院澄清香港仲裁程序的准据法

海事 / /

Shagang South-Asia (Hong Kong) Trading Co Ltd v. Daewoo Logistics (The Nikolaos A)[2015] EWHC 194 (Comm)

在合同规定适用某一国家或地区的法律,而仲裁却在另一国家或地区进行时,该如何确定仲裁程序法的适用问题,英国高等法院的商事法庭最近在本案中给出了判决:除非合同当事人另有清楚明确的规定,否则适用于仲裁程序的准据法应当是仲裁地法律。

背景事实

本案争议涉及2008年在迪拜杰贝阿里港钢材短卸问题。索赔发生后沿租约链传递。沙钢与大宇的租约是租约链上的其中一节。《订租确认书》规定:

23. 仲裁:香港仲裁。英国法适用。

24. 其他条款/条件及租约详情基于金康1994标准租约。

许多读者熟知金康1994格式及其中第19条法律和仲裁条款。该条款给 合同当事人提供了多种选择,并且规定当事人未作选择,则将适用第一 种情况,即第19 (a) 条所规定的英国法适用及伦敦仲裁。

大宇指定Timothy Rayment作为己方仲裁员,针对沙钢提起仲裁程 序。沙钢未就指定己方仲裁员作出回应,因此大宇申请由Rayment先 生担任独任仲裁员。不久之后,沙钢委托英国律师处理本案,该律师对 Rayment先生的委任及其作为仲裁员的管辖权提出质疑。沙钢的论点 是仲裁地是香港,因此适用的程序法应当是香港法,故此应适用香港 《仲裁条例》(“《条例》”)。据此,沙钢进一步强调,Rayment先生 并未被有效委任并且没有管辖权。

Rayment先生就其自身的管辖权问题作出裁决。他认为即使仲裁地在香港,仲裁程序的准据法应当是英国法。他同时裁决金康格式第19(a) 条适用本案,因此他已被有效委任为独任仲裁员。沙钢根据英国1996 年《仲裁法》第67条,向英国高等法院提出上诉,就管辖权问题对仲裁裁决提出质疑。

商事法庭判决

法院撤销了本案仲裁裁决。法院判定:仲裁应当适用香港程序法,对仲裁员的委任应当适用《订租确认书》第23条而不是金康格式第19(a) 条,因此该仲裁员并未被有效委任。

作为上述判决的理由,法院着重强调了以下几点:

  • 合同当事人规定仲裁适用的程序法已然不常见,而当事人适用仲 裁地以外的其他地方的程序法更属罕见。这种偏离常规的做法显然很可能造成适用上的难题。例如,《条例》强制适用于在香 港进行的所有仲裁,而不论合同当事人的意图如何。

  • 相反,常见的情况是,合同当事人就实体争议和仲裁的程序性问 题,分别选择适用不同的法律。

  • 法律上通常会推定当事人适用仲裁地的程序法,而只有清楚明确 的合同措辞才能推翻该推定。

    • 有大量先例支持上述观点。沙钢引用了很多判例支持其观点,而大宇只能举出一个未适用仲裁地程序法的判例,而在那惟一的判 例中当事人有明确的合同措辞。

    • 《订租确认书》第23条的效力是用来完全取代金康第19(a)条。这两个条款不能并存,但第23条应当优先适用。

      评论

      在我们看来,该判决确认了一项普遍被接受的观点,即选择了仲裁地就默示选择该仲裁地的程序法律。稍显意外的是,当事人在本案竟需通 过英国《仲裁法》第67条的上诉,方才得出这一结论。无论如何,该判 决厘清了这部分法律问题,因此应受到欢迎。不论出于何种原因,如果 合同当事人不愿意选择仲裁地的程序法而要选择适用其他法律,则其 必须在仲裁协议或仲裁条款中用清楚无误的措辞作出规定。如有必要,应当就此寻求专业的法律意见。

      该判决同时也提醒当事人注意合同措辞清楚的重要性,尤其是关于争议解决条款。本案中,大宇尚未进入到考虑实体争议的阶段就已经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可以想象的)费用。大宇也很有可能需要承担沙钢就该问题产生的大部分法律费用。我们不清楚大宇的索赔是否已经过了 诉讼时效,若真如此,他们就失去了针对沙钢的追索权。考虑到争议事 件发生之后经过的时间,过了诉讼时效肯定是有可能的。


      最后,从香港法角度看,我们乐见英国法官对香港仲裁作出的积极评 价:“…(香港)是广为人知并且备受尊重的仲裁地,以其中立性享有良好的声誉,尤其是因为当地监督仲裁程序的法院”。

      (本文版权属于英士律师事务所,我们转载时已经得到英士律师事务所的许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