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关于中国海上武装保安的那些事儿

海事 / /

点击上方蓝色小字宁波海事”关注

我们致力于提供更高效的海事服务;更便捷的沟通渠道;更专业的航运、海事资讯。微信公共平台帐号nbmsa01




梁全志,一位海上武装保安,来自中国的华信中安,26岁,刚刚从中国最精锐的海军陆地战队一级士官身份退伍,浑身充满着这个年龄段男人散发的青春活力,带着头盔,佩一幅墨镜,手持AK47,英气勃勃的站在我的面前,此前他已在华信中安干过3年海上武装保安,上过19条不同船型的中国船或者外国船。刚刚为一条叫“乐荣”的中国船舶从红海到巴生的护航任务,刚下船,又重新接到命令,带领两名队员上“大信轮”,执行巴生至红海的护航任务。

作为队长的梁还带了两个队员。

其中 一个也是26岁的帅小伙——周晓东,与梁来自同一个部队,2年军龄,身高180cm,着藏青色保安制服,笔直挺拨地立在我的面前,表情严肃,神情坚定,昨天,他刚刚从北京受领航次命令,坐飞机抵达巴生港,今天,便被代理叫到队长处报到并被用快艇送到了正在加油的马六甲海峡,接受一条船的护航任务。


另一个队员Pavlo Shtrybets来自乌克兰,是华信中安临时聘请的枪械员,在乌克兰有过4年的现役经历,此前在英国Sea marshals公司己有4年的海上护航经历,此刻,他却被比他年轻得多的梁领导,一同接受为中远航运大信轮的护航任务。

工作的苦与乐
“我站在阿曼一座教堂的台阶上,看到擦身而过的一位妇女有张迷人的脸。”梁全志突然想起家里的女朋友,“那一刻我的眼睛突然潮湿了,我们快结婚了,我准备干完这个航次就回去举行婚礼,在富吉利拉的生活船上,每天和不同国家的保安呆在一起,吃着穆斯林的咖哩饭,过着百无聊赖的人生,其实我真的想上船,有点事做总比呆在生活船上号。生活船是一条由渔船或拖轮改建的,上面放了几个集装箱改建的住房,这种生活船由于长年在海上抛锚,搖那是必须的,关健是里面虫子很多,住不了一天浑身就是疙瘩,奇痒无比。”
大多数时候,梁全志会把自己留在家中。“埃及的环境太危险,路上随处可见被炸弹炸毁的车辆,水可能无法饮用。”梁全志说。他有时在埃及公司租用房子里待命时,除了出去买菜,每天就是压床板,玩手机。
“有一次上‘远翠湖’,那是一条大连远洋公司的“超油”,长330米,宽60米,快艇将我送到船边时,大雨滂沱,我清楚的记得当时从小艇上仰望这条船,有一种头晕目眩的压迫感,从上面放下的软梯就有近20米长,说真的,如果沒有在海军陆战队训练打下的基础.要在3分钟内爬上这个6层楼高的庞然大物还真不好说,也正因为我的这一快速攀越功夫.立即获得了船员们的认同。”
“在生活船期间我们中国保安偶尔也和英国公司的保安小试过擒拿格斗,如果不是纯粹比力量,在技巧,反应上我们中国特种部队出来的安保人员基本上是略胜一筹,至于印度**,菲律宾**那绝对是小菜一碟,当然,我们也有我们的弱项,主要还是在英语交流上明显处于劣势。”周晓东在谈到自己在生活船的感受,淡淡地说着,即自豪又无奈。
相比之下,外国安保人员通常要船长接受自己的领导,还要求单独住宿,乃至要求提供有高级牛排、牛奶、咖啡的“小灶”。象梁全志这样接受过“部队教育”的中国安保人员,则完全不需要这种“特殊待遇”。他曾跟着中国渔船去大西洋,一路上和渔民一样吃馒头、咸菜。等到了作业海域,渔民们可以用打捞的产品改善伙食了,而他在完成任务后却要登岸乘飞机返回。还有另两名队员今年被接到为中国“无动力帆船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翟墨的“重走海上丝绸之路”护航,两名队员徐和亮和郑兵和翟墨们一起,从马六甲开始,穿越印度洋、阿拉佰海、亚丁湾、红海,历时36天,队员们每天在甲板上风吹日晒,护航结束后,整个人变成了非洲人。

“军人是以攻击性为主,但安保人员突出防御性,思想、心态、专业都需要转变。应该说,经过部队锻炼后,他们拥有了部队的纪律性和素质,但还需要专业性的培养。”华信中安的创始人殷卫宏说,具体讲,安保人员不是执法者,不是“为了去干一仗,消灭几个小海盗,而是用信念、智慧和技术保卫客户。”

在“华信中安”服务一年后,每个武装护卫人员都会获得一枚铜制镀金纪念章,第二年是纯银制,第四年是24K纯金制。

它兼具资历牌和军功章的功能。由于合同是两年一签,“干满6年,我答应战士们给金质奖章镶个钻石。”殷卫宏笑着说。

梁斌说,这家企业的整个机制也保留了浓厚的军旅色彩,比如,和“支部建在连上”类似,是“公司党小组建在项目上”。每个项目上都有刻意选拔的退伍政工干部,担任教导员。

出航前有送行酒,返航后有接风酒……总之,这一切,让每个“战士”都感觉,自己生活在一个组织严密的环境中,拥有“荣誉”和“责任”。



这是一个真实版的海上武装护航的现代故事。

当他来到“大信轮”向船长陈晓军报到时,他果敢地说“船长,当遇到安全威协时,我随时接受你的命令!”

紧接着,他们将在一条他们之前他们完全不熟悉的大船上和他们新船友们共同经历16天左右的海上生活,他们将毫无条件地服从于这条船的船长领导, 一起经历新的挑战,新的海上刺激。

他们将和这条船的officer们一起duty。

也将和年轻的水手们一起干活或者打牌、抽烟,完全融入新的生活。见证大海的平静和咆哮,迎接每一个绚丽的日出或者送走身后的斜阳。

梁队长这次上大信,上面的船长、和一名水手,一名机工以前在大信认识,再次同船护航,这种情感和缘分让他一下子就把自己和这条船拉近了

让我们来看看梁全志执行巴生至红海一个航次的工作流程

2015年8月4日,梁全志接到公司海外护航调度指挥中心的第 807 号航次任务,上中远航运的“大信”轮,而此时,他正随着中远航运“乐荣”轮航行在马六甲海峡上,刚刚执行806号航次命令,在经历14天的印度洋航行后回到巴生又接到新的航次任务。

接到任务后,先是根据航次命令,立即对护航命令内容及时核实和确认,并将航次命令相关信息与基地经理进一步确认,然后是迅速了解被护航船舶的基本情况,内容包括商船的航线情况、船旗国、船型、载重吨,航速,干舷高度、船员信息及该船是否属第一次合作等。接着是立即与基地经理和国内调度指挥中心核实本航次任务相关信息。(出发时间、航班信息、上船时间和手续等信息),最后是检查了随船装备,及个人证件。

在出发前,队员们要认真清点武器装备,对它们进行仔细的分类存放和打包。

8月6日由生活船代理接送保安的小艇运送登船。大信是中远航运旗下的的重吊船,此次是华信中安护航小队第3次为其护航。

LT1010登上中远航运的“大信”轮,由政委,水手长及几名水手在甲板迎接上船,开始了正式的护航之旅。

他们每人被单独安排一个房间。


一般来说,全体护航队员上船后整理好武器和护航装备,按规定着装由队长带队向船长报告,汇报本队队员情况。向船长提交武器清单和护航队员护照、海员证等。

紧接着,护航队员会在船舶安全员的带领下熟悉一下本船船体结构 ,并综合其它船的经验对船舶做防海盗安全检查和安全评估, 然后对该船防海盗措施和本航次计划航线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期间队长会向船长汇报现阶段防海盗形势信息 ,最后队长根据本船防海盗应急预案、防海盗值更等本船实际情况制定本航次的防海盗应急处理方案和注意事项。

有一内容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防海盗培训和实弹演习,特别是实弹射击是船员们最感兴趣的,毕竟,有很多船员要接触真枪真弹的机会不多。

说到射击训练,梁全志脸上明显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这们来自南海舰队海军陆战队特种大队的小伙毫不谦虚的说,在部队的时候,他就是有名的“神枪手”,现在使用这种带瞄准具的布朗宁阻击步枪,在海上这种居高临下的场所打枪,那真是指哪打哪,他一般选择将一个空啤酒瓶扔向大海,然后快速出枪、瞄准击发将瓶子打爆。当然,在船上射击是要征得船长同意的,更多的,他只是指导船员进行体验性射击 。毕竟子弹是有限的。



在进行完这些培训、演习等科目后,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值班了望了。

在船舶通过斯里兰卡进入东经80度后,船舶开始安排值班。

值班,按梁全志的解释是“执行战场纪律”那就是要做到“白天顶住烈日暴晒,晚上忍受潮风侵蚀”,每班1人,每班4小时和船上驾驶员、协助瞭望的水手、防海盗加强班在驾驶台及驾驶台周围布置密不透风的监控体系。

护航队员在驾驶台左右甲板用望远镜瞭望,严密关注小船动向,做到“早发现、早判断、早处理”,并借助雷达信息与驾驶员配合默契,确保不放过一个可疑情况。

整个值班时间从通过斯里兰卡后进入印度洋东经80度到红海18度,按大信13.5的平均航速,要11天的时间。这期间的枯燥和辛苦,内心所承载的压力和风险不再渲染。

2015年8月20日,华信中安通过公司给队长下达了下船方案:在抵达19°01'N/038°26'E后,队长梁全志与乌克兰枪械官携带武器弹药装备在红海生活船CENTURION下船结束任务,队员周晓东随船至苏伊仕下船。

此时电子海图上显示的信息为抵达19°01'N/038°26'E的时间为2015年8月21日0800LT

21日抵达指定点位置前2个小时,队长梁全志和(如有斯里兰卡枪械官则一起)清点武器弹药,做好记录并封存。

“当我爬下软梯时,我发现自己大笑起来。”周晓东说,“有时我发现自己欢呼雀跃。”张阳阳说。也有哭泣,“有些事物让你没法忘记下去,”田小冬说,他回忆起加勒海滩边教一名当地的女孩学游泳时,惊慌中躺在自己臂弯里的女孩,每一次呼吸都是那么动人。

他们其实也和船员一样,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有他们的欢乐和痛苦。

这就是生活。

一个行业,一种生活方式,一次激情,一种海上风雨飘荡的人生。


斯里兰卡加勒参加由大使馆组织的华侨华人联合春节联欢晚会


康寰轮


来船以后Pavlo Shtrybets值0-4的班。当班期间很认真,每次都能提前15分钟接班,平时不苟言笑,在船上不吃中国米饭,不吃中国炒熟的青菜,喜欢大鱼大肉,因此在船上基本上是煎一个荷包蛋,牛排,鸡腿,鸡翅或者烤熟的带鱼块等再加上生切的西红柿,生菜等。


Pavlo Shtrybets用中国筷子夹花生米,几次都不成功,比射击难多了。


明海轮练习打靶

在泰安口上教船长射击


梁全志和他的队员们在中国的“超油”远翠湖上


梁全志曾先后5次目睹这样的场面,不过他们都轻松化解


在中远航运大信轮的护航行动结束时合影,这次护航被梁全志称为最让人留恋的16天,和船员们完全融入一体。


如您有任何意见、建议,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我们的微社区进行留言!如果觉得好,点在下方↓↓↓为我们点赞,谢谢!


一条回应:“【纪实】关于中国海上武装保安的那些事儿”

  1. 匿名说道:

    18584881101李强,非常适合这份工作,希望安保公司给个机会让我做这个工作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